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原來婚淺情深txt》林簾劉妗全集免費在線閱讀_(林簾劉妗)全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原來婚淺情深txt》林簾劉妗全集免費在線閱讀_(林簾劉妗)全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第1904章 爸爸! 試讀

2022-10-22 11:10 作者:酒卿悠?
  • 原來婚淺情深txt 原來婚淺情深txt

    小說《原來婚淺情深txt》,是作者「酒卿悠?」筆下的一部​玄幻,文中的主要角色有林簾劉妗,小說詳細內容介紹:湛廉時穿着浴袍出了來。林簾溫柔的說:「床我收拾了,快睡吧。」湛廉時是臨城乃至全國都有名的大老闆,他的公司盛世集團是全國有名的投資公司,他在臨城跺跺腳,全國都會抖一抖。而她是個再平凡不過的普通家庭的孩子,她能嫁給他,上輩子不知道燒了多少高香...

    點擊閱讀《原來婚淺情深txt》全文

章節介紹

《原來婚淺情深txt》內容精彩,「酒卿悠?」寫作功底很厲害,很多故事情節充滿驚喜,林簾劉妗更是擁有超高的人氣,總之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原來婚淺情深txt》內容概括:可這時,一隻冰涼的手把她的小手緊緊抓住。湛可可一愣,抬頭。林簾睜開眼睛,看着那肉肉的小手,被她捏住的電話手錶,啞聲:「媽咪……沒事………

在線試讀

第1904章 爸爸!

可這時,一隻冰涼的手把她的小手緊緊抓住。
湛可可一愣,抬頭。
林簾睜開眼睛,看着那肉肉的小手,被她捏住的電話手錶,啞聲「媽咪……沒事……」
她眼睛很紅,卻盛着一股力,似執着。
不知道執着的是什麼,但也就是這執着讓她睜開了眼睛,掙脫了那無數雙束縛她的手。
湛可可反應過來,立刻撲進林簾懷裡「媽咪你終於說話了,可可嚇死了!」
「嗚嗚……」
小丫頭哭了。
身邊沒有熟悉的人,只有林簾和團團,林簾剛剛那個模樣她怕極了。
聽着懷裡的哭聲,林簾手微動,抱住這小小脆弱的身子。
然後,把她抱緊。
閉眼。
外面的雨下個不停,嘩啦啦的,倒是給這個古老的城添了抹濕潤。
林簾無法做飯,湛可可更是不敢離開林簾,一直抱着林簾,賴在她懷裡,不讓林簾離開半步。
她怕她這一放開,媽咪就不見了。
林簾沒有說什麼,坐在沙發上一直抱着湛可可,輕撫她的髮絲,看外面落下的雨。
該是烏雲密布,該是狂風大作,可沒有。
這雨只是靜靜的下,無關天,無關地,無關這世間所有的一切。
似乎,它下完便不會再有。
「咕嚕嚕……」
湛可可的肚子響了。
林簾眼睛動了下,低頭。
小丫頭嘟起小嘴,揉了揉肚子,然後臉更深的埋進林簾懷裡,不去管。
肚子里也不能讓她離開媽咪。
林簾看這純黑的髮絲,絨絨軟軟,柔聲「媽咪去做飯,好不好?」
湛可可在林簾懷裡搖頭,悶悶的說「可可不要離開媽咪!」
「不離開,可可跟在媽咪身邊,看媽咪做。」
聽見這話,小丫頭安靜了。
一會兒後,抬頭「可可和媽咪一起做飯飯!」
林簾彎唇「好。」
時間已經不早,林簾煮了兩碗雞蛋面,便和湛可可一起坐在餐桌上吃。
她沒有胃口,把雞蛋夾到小丫頭碗中,小丫頭趕忙搖頭,把雞蛋夾了回去「媽咪吃,可可夠了!」
給小丫頭煎了兩個雞蛋,小丫頭吃的很香。
「不夠跟媽咪說。」
「嗯!」
小丫頭拿着筷子,吃的呲溜呲溜的,林簾看着,心口的那疼似緩和不少。
她夾起雞蛋咬了一口,一股濃郁的腥味在口中瀰漫,轉眼間她胃裡便翻江倒海。
林簾蹙眉,下一刻她捂住嘴,往洗手間去。
「嘔……」
剛吃的東西吐了出來,包括早上的。
她趴在馬桶上,胃不斷的涌動。
好似要把裏面的東西都騰出來。
「媽咪!」
湛可可跑了過來,見林簾這模樣,小臉都嚇的白了。
但這時她卻反應極快,知道自己該做什麼。
小手在林簾背上拍,大眼慌的不行「媽咪……」
林簾說不出來話,她一直吐,直到胃裡什麼東西都沒有,空落落的,她才軟下來。
「媽咪……」
湛可可趕忙抱住林簾,小手緊緊的。
很慌,慌的都在發抖。
林簾這樣一而再,再而三的異樣,讓她無法再像平常一樣了。
林簾搖頭,握住湛可可顫抖的小手「媽咪沒事……」
她聲音啞的不像話,也無力的不像話。
她抓着湛可可,眼睛睜着,滿是淚水。
疼,難受,全在她身體里積聚,醞釀,爆發。
「這雨還真是下的突然。」
都靈一家餐廳里,林欽儒剛和友人談完合作,正準備離開,外面便下起了雨。
無法,他只得坐回來,在那等着雨停。
何孝義站在一旁,此行的合作關乎米蘭這邊的公司,他與林欽儒同行。
聽見林欽儒的話,他看向窗外。
雨水清透,根根落下,在這夏日裏別是一番景緻。
餐廳里用餐抑或不急着離開的人,都欣賞着這雨水。
悠悠的音樂在餐廳里回蕩,倒也讓人心安寧。
林欽儒叫來服務生,讓服務生送兩杯咖啡來,對何孝義說「坐,站着做什麼?」
剛說完,何孝義手機便響。
掏出手機,何孝義看來電,神色動了下,對林欽儒說「林總,我接個電話。」
林欽儒笑着說「去吧。」
何孝義拿着手機走遠,林欽儒搖頭,繼續看外面的雨景。
湛廉時的性子怎麼樣,下面人的性子也大多如此。
穩重的很。
想到湛廉時,林欽儒臉上的笑淡去,神色變得安靜。
他已經很久沒見湛廉時了,距離他們上次見面,已是去年的事。
就連聯繫,也是去年的事了。
而有什麼工作上的安排,付乘會和他說好。
湛廉時幾乎成了一個透明人。
抑或,不存在。
但是,他知道湛廉時的情況,從付乘口中,大概知道。
湛廉時做了他自己該做的選擇,去做他認為做的對的事。
他這個朋友,無從置喙。
他只希望,千帆過盡,他們依舊是朋友,依舊能像以前一樣坐在一起喝咖啡,淡聊人生。
服務員送了咖啡來,林欽儒道謝,拿起咖啡喝了一口。
而這時,何孝義快步而來「林總,有件事需要您幫忙。」
林欽儒頓住,看神色緊沉的何孝義「什麼事?」
洗手間里,林簾坐在地上緩了好一會,撐着站起來。
湛可可在哭,很害怕,林簾一直安慰她。
如若不是這樣,湛可可肯定就給湛廉時打電話了。
「媽咪真的沒事嗎?」
「真的不用去醫院嗎?」
「媽咪,我們去找醫生叔叔看看吧。」
林簾的臉青白青白的,因為嘔吐讓她整個人虛脫,就好似隨時會倒一樣。
這樣的時候,湛可可想到了醫生,讓林簾去醫院。
但林簾拒絕了。
她不去醫院。
她在醫院待的太久,她不想再去醫院了。
「不用,媽咪應該是着涼了,睡一覺就好。」
始終牽着那軟軟的小手,對那滿是淚痕的小臉投以安撫的笑。
湛可可睫毛扇動,大眼慌亂的想該怎麼辦「那……那……那可可陪着媽咪一起睡覺覺!」
「好。」
小丫頭稍稍放心,用自己小小的身子扶着林簾,母女倆往樓上去。
這時,叮咚一聲,門鈴響。
湛可可一愣,下一刻看向院外小門。
雨幕中,一個身着西裝的人站在小院外,他撐着一把黑傘,看着這裏面。
湛可可眼睛瞬間瞪大,大叫「爸爸!」
她飛快往外面沖,一瞬就衝進雨幕里,林簾站在台階下,手抓着扶手,身體僵硬,指節變白。
,content_num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