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張若塵林妃《葉塵池瑤小說》_(張若塵林妃)熱門小說

張若塵林妃《葉塵池瑤小說》_(張若塵林妃)熱門小說 第三千八百七十一章 至上第三柱 試讀

2022-10-20 19:00 作者:免費閱讀全文無彈窗
  • 葉塵池瑤小說 葉塵池瑤小說

    都市小說《葉塵池瑤小說》,由網絡作家「免費閱讀全文無彈窗」所著,男女主角分別是張若塵林妃,純凈無彈窗版故事內容,跟隨小編一起來閱讀吧!詳情介紹:八百年前,明帝之子張若塵,被他的未婚妻池瑤公主殺死,一代天驕,就此隕落。八百年後,張若塵重新活了過來,卻發現曾經殺死他的未婚妻,已經統一崑崙界,開闢出第一中央帝國,號稱「池瑤女皇」。池瑤女皇——統御天下,威臨八方;青春永駐,不死不滅。張若塵站在諸皇祠堂外,望着池瑤女皇的神像,心中燃燒起熊熊的仇恨烈焰...

    點擊閱讀《葉塵池瑤小說》全文
    免費閱讀全文無彈窗 葉塵池瑤小說 張若塵 林妃 都市

章節介紹

「免費閱讀全文無彈窗」」的傾心著作,張若塵林妃是小說中的主角,內容概括:無量級別的交鋒,短時間內難以結束。張若塵和宮南風躲在血泉之下,聽着通天樓上的種種激烈聲響,兩人都閉目養神,但,有沒有在腦海中勾勒旖旎畫面,卻只有他們自己知道。張若塵和蓋滅打過交道,知曉這是一個完全以自身利益為重的蓋世魔頭,做事隨…

在線試讀

第三千八百七十一章 至上第三柱

無量級別的交鋒,短時間內難以結束。
張若塵和宮南風躲在血泉之下,聽着通天樓上的種種激烈聲響,兩人都閉目養神,但,有沒有在腦海中勾勒旖旎畫面,卻只有他們自己知道。
張若塵和蓋滅打過交道,知曉這是一個完全以自身利益為重的蓋世魔頭,做事隨性,特立獨行。
之所以,沒有出手。
倒不是因為張若塵不敢出手,其一是因為,張若塵和蓋滅沒有直接仇恨,沒必要給自己樹敵。
其二是因為,他們這種層次的修士一旦交鋒,無常鬼城的陣法未必支撐得住。
一旦無常鬼城崩潰,詭異血泉湧入三途河,這絕非張若塵想要的結果。
不知多久過去,上面終於安靜下來。
「走!」
太極四象圖印包裹着二人,衝出血泉,直飛而起,落到通天樓頂部。
雲開霧散,抬頭就能看見滿天繁星,和世界樹頂端的酆都鬼城。
蓋滅袒露上半身,肌肉輪廓鮮明,魔性的身軀宛若鐵塔,彰顯堅不可摧的氣勢,淡然的看着從下方飛上來的二人。
他腳下,碎裂的白紗、白網,灑落滿地。
蓋滅望着已經逃得沒有蹤影的鶴清,笑道「體質不強,卻穿得騷,以身侍魔得有本錢才行,你看,這就逃了?若不是知道你在,本座一定將她擒回來,再收拾幾天。」
宮南風見不得蓋滅如此狂放的模樣,道「至上柱何必為難一個女子?看看我們帝塵,何等憐香惜玉。」
「他還憐香惜玉?緋瑪王都被他殺了!」
最後一個字落下,蓋滅身上氣勢暴增,眼神變得凌厲森然,無窮無盡的魔氣瞬間籠罩在無常鬼城上方。
黑暗冰冷,風煞凌厲。
成千上萬道紫色電柱,在魔雲中閃爍,狂暴的力量似要撕碎時空。
「糟了,緋瑪王肯定是他的姘頭。」
宮南風嚇得第一時間鑽進天樞針。
蓋滅身上魔紋電光閃爍,瞬間出現到張若塵身前,一拳擊出,空間被打的凹陷,繼而破碎。
張若塵身上爆發出億萬道符紋,衍化帝符天地。
亦是一拳擊出,與蓋滅對拼在一起。
張若塵的武道,雖還沒有破入不滅無量,但不滅法體相較以前,已是有巨大突破,體內驚雷聲陣陣。
「轟隆!」
符光和魔雲爆開,通天樓化為碎石,轟然倒塌。
蓋滅和張若塵已然分開。
前者,落到一座被血泉淹沒了大半的六角飛檐塔的塔頂。張若塵則是退至本源神殿的一堵殘牆上,旁邊便是滾滾血瀑。
通天塔曾經的位置,空間塌陷了一大片,貫通虛無世界。
但,虛無世界被虛天布置過,無數屍河在裏面流淌。每一條屍河中,都流動着陣法銘紋,將兩界禁錮。
蓋滅沒有再出手,一雙灼灼似火的眼睛中,充滿不可思議的神采,道「倒沒想到,士別三日,你已有如此戰力。看來傳言不虛!」
太極四象圖印懸浮在上空,如天地印記,道蘊無窮,照耀得張若塵分外出塵。
張若塵道「我也沒有想到,當初還是階下囚的至上柱,修為已恢復到這個層次。更沒有想到,堂堂至上柱,竟然毫無傲氣,和自己的仇人合作。」
當初,蓋滅被子仁鬼帝引去黃泉禁域,險些淪為黃泉大帝的補藥。
正是知道蓋滅和黃泉大帝有此恩怨,所以張若塵先前才沒有選擇退走,而是打算會一會蓋滅,想知道他到底目的何在。
剛才二人的一擊對碰,是在符光和魔氣雲層中爆發,並沒有對無常鬼城造成損失。
顯然,都很克制。
這無疑是堅定了張若塵的推測,蓋滅必然另有所圖。
「唰!」
蓋滅落到本源神殿的另一堵殘牆頂端,與張若塵相距僅數十丈,嘴角上揚「本座若是真的與黃泉大帝合作,無常鬼城早已破碎。你可知,黃泉大帝毀無常鬼城的目的
何在?」
張若塵道「你這麼說,黃泉大帝豈不是不只是想釋放詭異血泉,侵蝕三途河領域?」
蓋滅道「以詭異血泉腐朽三途河流域,於他好處有限,頂多只能打擊鳳彩翼的威信而已。」
「他的真實目的,乃是趁這邊動亂,使鳳彩翼顧此失彼,只得離開酆都鬼城,趕來這邊。到時候,他就能從容進入酆都鬼城,奪取昔日留下的始祖界。」
「奪回始祖界,他修為才能迅速突破,從而與當世最頂尖的強者爭雄。」
「正是因為,當世半祖帶給他太大壓力,必須儘快奪取始祖界。所以,他才派遣鶴清前來催促本座。」
張若塵輕輕點頭,道「至上柱沒有破無常鬼城,又是什麼原因呢?」
蓋滅顯得很坦然,道「因為本源神殿中湧出的血泉,可以助本座恢復修為。何不利用鳳彩翼和黃泉大帝的對峙,在這裡安心修鍊,豈不快哉?」
「你能吸收詭異血泉?」
張若塵眼睛微眯,帶着懷疑之色。
「這些血泉蘊含的詭異力量,的確可怕,任何蘊含靈性和銘紋的物質沾上,都會化為血沙。」
蓋滅揮手,將一件巴掌大小的魔器,丟向血瀑。
魔器剛剛沾上血液,便哧哧分解而開,化為一粒粒血紅色的沙。
器皿內部的銘紋,亦被吞噬磨滅。
越靠近本源神殿,血泉蘊含的詭異力量,顯然更加濃厚可怕。
流到外面的,已經被稀釋。
蓋滅話鋒一轉,道「但,本座吞了荒古廢城上空的荒月,結成神源之外的魔丹卻可以吸收這些血泉。你可知為什麼?」
張若塵道「荒月和黑暗詭異有什麼聯繫?」
蓋滅道「那輪荒月,乃是九大巫祖之一的白元,在荒古時代留下。黑暗詭異和白元的關係,你應該很清楚才對。」
張若塵心中微微震動,面不改色,道「至上柱居然將如此隱秘的事,都告訴了我,看來你這是有事相求?」
蓋滅神情變得精彩絕倫,仰天大笑「本座不求任何人,但,倒是可以和你合作一二。」
「怎麼合作?」張若塵道。
蓋滅道「白元和黑暗詭異雖然有非同一般的聯繫,但,兩者的力量,始終有所不同。荒月可以吸收血泉,卻無法磨滅血泉中蘊含的詭異力量。可是,你卻可以使用地鼎,以本源,將詭異煉化。」
張若塵心中恍然,難怪蓋滅沒有大量吸收這裡的血泉。
想想當初,他將荒月都一口吞掉。要是能煉化血泉中的詭異力量,他怕是連同本源神殿,都已經吃掉。
張若塵低頭含笑「真要讓你煉化了黑暗詭異的血液,你的修為,怕是不止能恢復到天尊級那麼簡單。到時候,我哪裡是你的對手?我為什麼,要給自己培養一個強敵?」
蓋滅道「我們是友非敵。」
「非敵,尚且不好說。是友,從何談起?」張若塵道。
蓋滅道「你知道,本座真正的盟友是誰?是坐鎮黑暗之淵的怒天神尊,你若不信,可以去問白衣谷的言輸禪師。他是與本座一起前來三途河流域,目前去了酆都鬼城,拜會鳳彩翼。」
張若塵眼中露出異樣之色。
蓋滅和怒天神尊結盟,倒是有可能的事。
畢竟,他們有共同的敵人,太古十二族。
太古十二族對七十二柱魔神的痛恨無以復加,「詭獸」恥辱稱呼,就是大魔神和七十二柱魔神,強行施加在他們身上。
蓋滅道「張若塵,你若助本座一臂之力,本座便助你和鳳彩翼,除掉黃泉大帝。這樣,大家各有所得,豈不雙全其美?」
「我為什麼要除掉黃泉大帝?於我有什麼好處?」張若塵道。
蓋滅露出詫異神色,繼而笑道「天下誰不知道,你和鳳彩翼的關係?連主修死亡之道的女人都能拿下,本座還是有些佩服的。」
見張若塵皺起眉頭,蓋滅收斂笑容,道「黃泉大帝雖然野心勃勃,但有一句話,他說的很對。相比於歷史上,毀滅了無數強勢文明的黑暗量劫,我們這類人的威脅,根本不算什麼。」
「由本座來吸收這裡的血泉,豈不是,解決了一大隱患?將來黑暗量劫率先找上的人,肯定是本座,而非你們。
「若世間之事,都這麼簡單,那也太省心了!」
丟下這話,張若塵化為一道光束,向無常鬼城外飛去。
蓋滅沒想到張若塵走得如此果斷,道「本座一貫說話算話,你若不信,可去問蒙戈。條件,還可以再談。」
飛出無常鬼城,張若塵氣息重新收斂。
因為有重重陣法的阻隔,城外的修士,並不知曉城中剛剛發生的兩場無量境交鋒。
宮南風從天樞針中飛出來,道「蓋滅說得其實有些道理,何不趁此機會,給黑暗量劫樹一強敵?」
張若塵目光落在他身上。
宮南風道「我說錯話了?我知道了,你肯定是覺得,我對所謂的至上柱沒有敬畏之心。有你在,我需要什麼敬畏?」
張若塵的目光,從他身上移開,看向遠處陰山頂部的白無常神殿。
殿中,鬼火白熾,人影閃動,給人以波雲詭譎的氛圍。
「先回黑無常神殿,此事沒那麼簡單,得和鳳天商議。」張若塵道。
宮南風追上張若塵的腳步,道「要和鳳天商議,你們總得先見面吧?這樣一直鬧彆扭,很容易被人趁虛而入。你看看溟夜神尊……呸,呸,我的意思是,既然天下修士都知道你和鳳天的事了,所幸就坐實了!現在我們就去找鳳天,直接告訴她,想要我帝塵幫你解決無常鬼城的危機,你得嫁給我。」
「一個是劍界之主,一個是死亡天后,以後命運神殿就牽去劍界,強強聯合,還打不過一個黑暗詭異?我覺得,鳳天肯定喜歡你直接果斷一些,這一點你得學學蓋滅。等我一下啊……塵,你到底聽進去沒有?」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