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火爆小說《威震四海筆齊等閑》許滸齊等閑

火爆小說《威震四海筆齊等閑》許滸齊等閑 第1296章 老騙子 試讀

2022-10-20 14:15 作者:齊等閑
  • 威震四海筆齊等閑 威震四海筆齊等閑

    《威震四海筆齊等閑》內容精彩,「齊等閑」寫作功底很厲害,很多故事情節充滿驚喜,許滸齊等閑更是擁有超高的人氣,總之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威震四海筆齊等閑》內容概括:齊等閑本一介閑人,鎮一方監獄,囚萬千梟雄。 直到已肩扛兩星的未婚妻輕描淡寫撕毀了當年的一紙婚約,他才知道…… 這世界,將因他走出這一隅之地而翩翩起舞。...

    點擊閱讀《威震四海筆齊等閑》全文

章節介紹

《威震四海筆齊等閑》中的人物許滸齊等閑擁有超高的人氣,收穫不少粉絲。作為一部{分類}小說,「齊等閑」創作的內容還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威震四海筆齊等閑》內容概括:雖然跟這個讓自己恨得牙根痒痒都男人見了一面,但徐傲雪居然會有一種莫名的心安。見着齊等閑接了電話便沖了個澡要走人,徐傲雪不由滿臉的冷意,…

在線試讀

第1296章 老騙子

雖然跟這個讓自己恨得牙根痒痒都男人見了一面,但徐傲雪居然會有一種莫名的心安。
見着齊等閑接了電話便沖了個澡要走人,徐傲雪不由滿臉的冷意,剛剛做完事就準備把她一個人給扔下,這讓她有一種彷彿被嫖了的感覺。
「你還愣在這裡幹什麼?換好衣服跟我出門去接人去啊,我給你一場機緣,你要不要?」齊等閑不耐煩地看着徐傲雪,問道。
「嗯?」徐傲雪頓時愣住,然後回過神來,立刻冷笑連連,「你能給我什麼機緣?」
「讓你變成一個偉大的女人怎樣!」齊等閑立馬說道。
「去你大爺的!」徐傲雪可不慣着他,直接噴了回去,聰明如她,怎麼聽不懂齊等閑這話里的意思。
雖然不知道齊等閑這個狗男人要去接什麼人,但徐傲雪還是換了衣服,耐着性子陪他一同出了門,前往京島機場。
兩人很快就到了機場,張天師和任玄兩人在人群當中,多少有些鶴立雞群的味道。
畢竟兩人都留着髮髻,任玄雖然是一身休閑裝,但也難掩那股出眾的氣質。張天師么,那就更不用說了,一身白色唐裝,仙風道骨,讓人一看就覺得是一個世外高人。
「施主,我看你面相不錯,有發財之兆,想來必然已是一方富豪,貧道今日與你有緣……」張天師正對着一個富商模樣的男人說道。
「騙子,滾!老子走南闖北這麼多年,什麼人沒見過?真以為自己梳個髮髻就成道門天師了?」這哥們冷笑一聲,扭頭就走。
張天師無奈地一攤手,對着任玄說道「嗐,世風日下,騙子橫行,連有緣人都不信咱們。」
任玄也是點了點頭,問道「掌教師尊,你收了曾師叔祖的五百萬,咱們玄武山最近的開銷應該不差了吧,還有必要找有緣人嗎?」
張天師嘆道「多多益善!」
齊等閑在兩人說話間,已經帶着徐傲雪走到了兩人的面前來。
「嘖,看不出來啊,老天師你的有緣人挺多的嘛?!」齊等閑笑呵呵地問道,上下打量着張天師。
張天師急忙單手一禮,道「福生無量天尊,見過師叔祖!」
一旁的徐傲雪不由皺了皺眉,心想着齊等閑是哪裡認識的這麼古怪的人,看着跟兩個江湖騙子一樣?
而且,這貨,居然還是這個白髮白須的老道士的師叔祖?輩分也忒大了一點吧?!
任玄也急忙道「福生無量天尊,拜見曾師叔祖!」
徐傲雪直接翻了個白眼,得,這超級加輩了!
一旁的張天師卻是上下打量了徐傲雪一眼,道「咦,這位姑娘什麼來歷?命格當中居然帶着紫氣,而且,從面相來看,與師叔祖你居然頗為登對啊!」
徐傲雪卻是不由滿臉的冷笑,道「老騙子,你別在這裡胡咧咧,當心我把你砍了喂鯊魚。」
張天師讓徐傲雪這句話說得一噎,鬍鬚都抖了起來。
啥玩意?
老騙子?!
一旁的任玄的身體連連抖動,似乎是在竭力忍耐着什麼。
「徐小姐你可別亂說噢,這位是玄武山的現任天師,可不是什麼老騙子!」齊等閑耐心地介紹道。
「他?天師?天師叫你師叔祖,開什麼玩笑呢?想要組團行騙,起碼也要裝得像樣點吧!」徐傲雪不由滿臉不快地道。
張天師氣得鬍鬚直哆嗦,半晌之後,才是嘆了口氣,道「罷了罷了,這世風日下,騙子橫行,咱們這些人的名聲,都讓騙子給敗光了!」
徐傲雪聽到這話,也只是呵呵一笑,覺得老道士不過在唱苦肉計罷了。
張天師卻是在齊等閑耳邊低聲說道「師叔祖,這姑娘不錯啊,我稍微泄露一下天機……她未來對你可是有大利好的,可千萬別放跑了。」
說這話的時候,張天師居然還伸出右手在齊等閑的面前,做出一個「我全都要」的動作,看得齊等閑那是一愣一愣的。
如果是在此之前,齊等閑對張天師的這番十成中帶有九成封建迷信的屁話,是一星半點都不會相信的。
但自從張天師與紫陽天師兩人的預言在幽都監獄當中應驗了之後,齊等閑心裏多少就犯嘀咕了。
然後,他看了徐傲雪一眼。
徐傲雪挑起眉頭,冷冷道「看什麼看?」
齊等閑急忙擺手,道「沒沒沒,沒事。不過,我這徒孫可是實實在在的道門天師來着,你確定不讓他給你指點指點迷津?」
徐傲雪直接嗤之以鼻,她可不信這些玩意,當然,這與她平素一直以來的心高氣傲也是有所關聯的。
張天師哈哈一笑,道「師叔祖,這事兒可強求不來,現在天機已到,我願意稍微透露給她,她不願意聽,那天機便過了。再想聽,以後也沒機會了!」
齊等閑看着張天師,沒有說話。
張天師見齊等閑一直盯着自己,不由愣住,道「怎麼?貧道臉上有什麼東西嗎?」
齊等閑看了他半晌之後,說道「我在等你後半句話呢。」
「?」張天師一臉不解地看着他,明顯不懂。
齊等閑鬆了口氣,拍了拍張天師的肩膀,道「道門果然還是靠譜的!」
他剛剛在張天師說那番話的時候,已經下意識給自己打好了預防針了,就等着張天師說「除非」,然後吧啦吧啦一堆,再加上一句「得加錢」來着。
倒是沒想到,張天師的道德水準居然這麼高,還真是不錯噢!
這讓齊等閑又一次相信,這世界上還是有真誠的信仰的。
他甚至差一點就淚流滿面了!
「話說,張天師你能給我算算這次我在京島做的事情能成嗎?」齊等閑笑着問道。
張天師看了齊等閑半晌,略微搖頭,說道「你這種境界,我算不起,也不敢算。而且,就師叔祖你的能耐和意志,什麼事情不能成呢?」
這番話,讓徐傲雪更加覺得張天師是個江湖騙子了。
「走,事態緊急,咱們直接去找劉大富這鱉孫,把事情先解決了再說!」齊等閑說道,「我這邊,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來着,沒時間多耽擱。」
張天師也道「京島這邊紅塵紛擾,貧道也不宜久留,見過劉大富之後,隔日就走。至於任玄,他一心向武,而且又對師叔祖你多有仰慕,不妨由你指點指點,讓他為你做些小事?」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