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許滸齊等閑)威震四海筆齊等閑最新章節閱讀_(許滸齊等閑)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許滸齊等閑)威震四海筆齊等閑最新章節閱讀_(許滸齊等閑)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第1293章 徐傲雪的困境 試讀

2022-10-20 14:16 作者:齊等閑
  • 威震四海筆齊等閑 威震四海筆齊等閑

    《威震四海筆齊等閑》內容精彩,「齊等閑」寫作功底很厲害,很多故事情節充滿驚喜,許滸齊等閑更是擁有超高的人氣,總之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威震四海筆齊等閑》內容概括:齊等閑本一介閑人,鎮一方監獄,囚萬千梟雄。 直到已肩扛兩星的未婚妻輕描淡寫撕毀了當年的一紙婚約,他才知道…… 這世界,將因他走出這一隅之地而翩翩起舞。...

    點擊閱讀《威震四海筆齊等閑》全文

章節介紹

《威震四海筆齊等閑》男女主角許滸齊等閑,是小說寫手齊等閑所寫。精彩內容:以齊等閑的本領,要跟蹤兩個人,對於他來說,簡直不要太簡單。這兩個人離開體育館之後,就上了一輛很不起眼的白色風田車,以平穩的速度開着。沒過多久之後,這輛車便進入了一處別墅區,在一處獨棟小別墅之外停了下來。「哦?莫非徐傲雪早就在京島…

在線試讀

第1293章 徐傲雪的困境

以齊等閑的本領,要跟蹤兩個人,對於他來說,簡直不要太簡單。
這兩個人離開體育館之後,就上了一輛很不起眼的白色風田車,以平穩的速度開着。
沒過多久之後,這輛車便進入了一處別墅區,在一處獨棟小別墅之外停了下來。
「哦?莫非徐傲雪早就在京島購置了房產,從南洋悄悄回來了?」齊等閑雙眼一眯,把車也遠遠停下。
他對徐傲雪還是非常不滿的,這個女人逆反心理極強,回到南洋之後,施展了各種手段,而且還跟米國佬搞好關係,甚至唆使軍閥來打劫南洋大教堂。
若非沒有時間,他早就一趟飛機殺到南洋,讓徐傲雪嘗嘗厲害了!
現在的徐傲雪,雖然看起來很有實力底氣,但實際上,她如果被人突然間用暴力手段給人間蒸發了,也不會造成什麼太大的影響。
甚至,趙家都在為她不聽命令的一系列行為而暗自惱火。
這也理所當然,徐傲雪如此心高氣傲,人格這般獨立的女人,怎麼可能受制於人?她在南洋如此左右逢源,還不就是想積累起底蘊來,從而能夠與任何人都分庭抗禮,掌握自己的命運。
兩個南洋人進入別墅之後,卸掉了偽裝,彼此臉上都出現了笑容。
「看你們笑得這麼開心,今天的這場交流大會上,莫非發生了什麼好玩的事情?」一道清冷的聲音傳來,赫然正是應當在南洋坐鎮一方的徐傲雪。
女人便對着徐傲雪鞠躬,道「徐小姐,今天的確是發生了一些事情。有個很厲害的高手闖入了交流會,並且當眾打殘了秦傲,這個秦傲,下半輩子,多半只能坐在輪椅上了。」
男人接話道「不錯,嚴沐龍想要藉助南洋國術總會把自己人滲透進南洋的操作,也必然會因此而受阻!我想,徐小姐您的壓力,會一下子小許多。」
徐傲雪聽後不由一驚,道「是嗎?這個人是不是叫齊等閑?!」
女人卻是搖頭道「不是,是一個中年猛男,他說自己是齊等閑麾下的聖光騎士團的團長。」
「什麼聖光騎士團……」徐傲雪皺眉,搖了搖頭,聽到不是齊等閑做出的壯舉,心裏倒莫名覺得奇怪。
聖光騎士團的建制才剛剛下批,尚未徹底昭告出去,故此,徐傲雪這個非天主國教廷核心人員不知道此事,倒也不足為奇。
聖光騎士團的消息,現在都只在聖教內部流傳,要等到齊等閑這邊準備充足之後,才會公示天下。
「徐小姐,我們什麼時候回南洋去?」女人問道。
徐傲雪卻道「現在還不是時候,很多人都想除掉我,就連一些米國佬,都想把我給幹掉,從而分取我手裡的資源。我在南洋的根基,終究還是太淺薄了一點,遇到這樣的事情,都不得不出來避避風頭。」
徐傲雪也是覺得最近南洋的時局太過緊迫,被逼無奈,只能暫時離開了。
畢竟,就連她刻意交好的米國佬當中都有人想要除掉她。
這也讓她意識到了自己的根基淺薄,而且,最近做的事情都太過張揚,應該低調一些。否則的話,再這樣下去,好不容易在南洋搭起來的檯子,也要跟着垮掉!
「叮咚!叮咚!」
門鈴聲在這個時候響了起來,這一男一女頓時一驚,各自警惕起來。
徐傲雪卻臉色一沉,道「不要緊張,你們過去開門,看看是誰!」
門一打開,齊等閑就滿臉笑意地站在門口,說道「徐小姐你好哇,沒想到你居然這麼關注我呢!來京島了,怎麼也不跟我說一聲呢?是因為沒有從南洋給我帶天然乳膠嗎?」
徐傲雪看到齊等閑之後,不由氣得直接翻了一個白眼,一副很無奈的表情。
齊等閑沒從她的臉上見到驚恐、羞憤、震撼的表情,不由嘴角一撇,明顯是感覺到了失望。
兩個南洋人左右而立,警惕無比地看着齊等閑,只要稍有不對,他們就會立刻出手。
「別這樣看着我,你們兩個聯手是能阻擋一下趙屠龍,但對上我,連三招都撐不過。」齊等閑掃了兩人一眼,平靜地說道。
這兩人眼中立刻閃出怒火來,似乎想要動手試試。
徐傲雪也是怕兩人太過衝動,試試就逝世了,擺手道「不得無禮,這位就是南洋阿瓦達大教堂的主人,聖教南方區大主教,齊等閑先生。」
這兩人聽到徐傲雪的介紹後,不由狠狠吃了一驚,道「他就是聖教南方區大主教?!」
「不像嗎?」齊等閑愣了愣,然後從兜里摸出一個十字架來,分別點在自己的額頭、胸膛部位,「願聖主保佑你們,我的孩子!阿門!」
兩個南洋人腦瓜子嗡嗡的,有點發懵,轉頭看向徐傲雪,好像在說「你確定這不是神棍,而是聖教的大主教?!」
徐傲雪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淡淡道「你們兩個先退下。」
兩個手下乖乖聽話,從別墅里退了出去。
「你似乎一點都不驚訝見到我?!」齊等閑看着徐傲雪,有些不爽地問道,語氣當中甚至帶着憤怒了。
因為,徐傲雪的這股淡定不是他想看到的,他更想看到的是徐傲雪在他吼出「SurpriseMother**er」時的那種驚恐與慌亂。
徐傲雪雙手交疊放在翹起的長腿上,輕描淡寫地說道「怎麼你不驚訝我從南洋到了京島來?」
齊等閑道「看來你在南洋的日子不好過?米國佬的大腿不是那麼好抱的啊?」
徐傲雪沉聲道「米國佬在南洋這邊的勢力,又不是擰成一股的。我跟一方走得近,另外一方當然會看我不爽!如果不是我跑得快,現在恐怕已經是一具屍體了。」
「你在南洋也是有點基礎實力的人了,怎麼把自己看得這麼不堪?」齊等閑問道。
「是上次CIA那個叫克拉克的白人想殺死我,你覺得我該不該跑?」徐傲雪就道。
齊等閑一聽,愕然,甚至忍不住伸手捏起了自己的下巴來,半晌之後才道「那的確是應該跑的,最起碼,以他的身份,想要潛入華國境內,比進入別的國家要困難一些。而且,京島最近還風雲際會,他要是進來,多多少少會留下蛛絲馬跡被察覺到。」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