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栗寶蘇深意小說名(蘇荷花宋佳琪)全章節在線閱讀_蘇荷花宋佳琪全章節在線閱讀

栗寶蘇深意小說名(蘇荷花宋佳琪)全章節在線閱讀_蘇荷花宋佳琪全章節在線閱讀 第467章 從沒想過是這樣的見面場景 試讀

2022-10-20 14:11 作者:栗寶蘇深意
  • 栗寶蘇深意小說名 栗寶蘇深意小說名

    主角蘇荷花宋佳琪出自都市小說《栗寶蘇深意小說名》,作者「栗寶蘇深意」大大的一部完結作品,純凈無彈窗版本非常適合追更,主要講述的是:了一聲:「爸,是陌生號碼,我……」蘇老爺子把茶杯一擱,冷聲道:「接,給我開免提!」老四老三同情的看了蘇意深一眼。蘇意深只好接了電話,打開擴音。一個小小的聲音就這樣猝不及防的闖入他們耳朵里:「喂……是小舅舅嗎?」「我是粟寶……我的麻麻是蘇錦玉……你是我小舅舅蘇意深嗎?」小女孩的聲音微弱而又帶着難以言說...

    點擊閱讀《栗寶蘇深意小說名》全文

章節介紹

《栗寶蘇深意小說名》這本書大家都在找,其實這是一本給力小說,小說的主人公是蘇荷花宋佳琪,講述了​蘇何問想過很多和媽媽第一次見面的場景。想過她一身狼狽,身不由己的在某些見不得人的地方打工。想過她一臉冷漠,不耐煩的抽着煙讓他們滾,說沒有他們這也的兒子。又想過她得知他們是蘇家的孫子後,立刻改變態度,諂媚巴…

在線試讀

第467章 從沒想過是這樣的見面場景

蘇何問想過很多和媽媽第一次見面的場景。
想過她一身狼狽,身不由己的在某些見不得人的地方打工。
想過她一臉冷漠,不耐煩的抽着煙讓他們滾,說沒有他們這也的兒子。
又想過她得知他們是蘇家的孫子後,立刻改變態度,諂媚巴結……
但唯獨沒想過會是這樣的。
她被釘在這裡多久了,一直都在這裡嗎?
棺材裏,姚欞月的手掌太用力,十根手指都伸直痙攣。
旋即又無力的垂下。
就好像她經歷過千千萬萬次這樣的努力,最後都徒勞無功……
恢復死寂的女人雙目直勾勾的盯着眼前,不轉動也不眨眼,就這樣瞪着,看着十分駭人,一點都不像是活人的樣子。
她衣服底下蠕動着什麼東西,結合被釘着的身體,看起來詭異又可怕。
蘇何問顫聲問道「她還活着嗎?」
一個聲音飄進來「說活着也還活着,說死了也是死了。這是一個活死人。」
一身白袍的季常從外面進來,先是對粟寶說道「放心,你爸爸跟那個八十叔叔都還好好的。」
跟人跟丟的萬八實急躁的在荒山裡暴走,四處尋人。
至於沐歸凡……那根本是個不需要擔心的主……
粟寶心底的擔憂放下,問道「師父父,什麼是活死人?」
季常瞥了棺材裏的姚欞月一眼,說道「在海地那邊有一種巫師,他們自稱是巫神,擅長製作一種叫做殭屍粉的東西,把這東西用在活人身上,會讓活人沒了意志、身體僵直、沒有思考能力,不會感到疲倦、受傷了也不會感到疼痛。」
「他們跟殭屍一樣,不死不滅,被這些巫師利用當了奴隸,給他們幹活。」
蘇何問愣了愣「這是他們那邊的很久以前的傳說嗎?」
季常「也算是傳說,但在他們那邊,有這樣經歷的人並不在少數,他們那邊有一些傳說也因此被拍成了電影,也有人去證實過,帶出殭屍粉。」
「算是一種麻痹人神經的精神藥物吧……或許。」季常後面加了一個或許。
巫神的確有一些手段,比如巫術、盅蟲……但正統的、真正的巫神很早就消失了。
剩下的一些傳說,也不過是人為的製造『殭屍』罷了,藉助的是藥物,可至今也沒人弄明白他們的藥物是怎麼做出來的,所以也不確定他們是否還遺留着一些巫術手段。
季常看着姚欞月「姚家用的應該就是這種殭屍粉把姚欞月變成活死人,海地那邊有過記錄,變成殭屍的活死人曾有重新恢復生機的例子。」
粟寶滿懷希望「所以大舅媽還活着?」
季常唔了一聲,不做肯定答覆。
這種東西……說不準的。
不確定姚家用的是什麼手段,而且釘在這裡那麼久了……
可能還活着,只不過就算救出來了,也是一具行屍走肉罷了……
蘇何聞攥緊的手差點就把手裡的符捏爛了,終於說道「先……先把她弄出來!」
他內心也是震駭的,在這之前,他都抗拒自己有這麼個把他們拋下的母親。
沒想到現在卻見她被釘在這裡,而當年發生了什麼事他和蘇何問都不清楚。
蘇何問立刻要下去把棺材裏的人拉上來,粟寶卻扯住他「小哥你別動,我來。」
正說著,棺材裏的女人突然轉動了眼珠子,直勾勾的盯住了蘇何問!
蘇何問心臟猛的一跳。
這是一雙怎麼樣的眼睛?
像是死了三天的人突然詐屍,又像是櫥櫃里的娃娃突然有了意識。
木然又僵直的視線,讓人不由得害怕。
不知道怎麼的,女人盯住蘇何問之後,就不再挪開視線了,蘇何問挪到哪裡,她的眼珠子跟着轉到哪裡。
粟寶走向棺材,看到她身上蠕動着什麼東西。
「師父父,我可以直接抓嗎?」粟寶回頭不確定的問道。
季常道「這是巫盅枷鎖,一種盅蟲,很陰險的……最好就不要直接抓。」
粟寶好的,一種蟲子,最好不要直接抓,說明還是可以直接抓。
季常環視一圈「這裡用符籙布置了道場,先把道場破壞,然後才能把她釘子拔出來……」
道場是壓制姚欞月的,也是將荒山底下的陰脈引導到她身上,讓她保持不腐不死。
按照常理來說,只有先破壞道場,才能將釘子拔出來。
粟寶好的,拔釘子!
小傢伙直接抓住姚欞月琵琶骨上的一根釘子,嘿的一聲拔了出來!
季常「……」
他想給自己打一個嘴巴子,多久了,還不長記性?
閻王那是能按照常理來說的人嗎?
釘子離開姚欞月身體的一剎那,姚欞月陡然嘶吼掙紮起來!
咔咔咔……釘子磨着骨頭的聲音也就越明顯了,不僅是手掌的骨頭,還有琵琶骨和髖骨的骨頭。
「吼……」姚欞月眼珠子變紅了!
她掙扎着,被釘着的手掌一下子離開棺材板幾厘米,好像馬上就要跳出來了。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動作太大,還是道場的原因,山洞裏的土塊簌簌而落。
蘇何聞立刻說道「粟寶,先走!」
他感覺到了危險!
蘇何聞突然就想起殭屍片里,那個大殺四方的殭屍王,沒有人能鎮住她!
卻見粟寶一抬手,啪一聲壓在姚欞月肩膀上,瞬間就把暴躁的『殭屍』按了回去!
「乖一點!」粟寶兇巴巴的說道「再亂動,小心我把你門牙拔掉哦!」
姚欞月「……」
蘇何問蘇何聞「……」
季常「……」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