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蘇荷花宋佳琪)栗寶蘇深意小說名最新章節閱讀_(蘇荷花宋佳琪)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蘇荷花宋佳琪)栗寶蘇深意小說名最新章節閱讀_(蘇荷花宋佳琪)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第465章 以後你叫姚何問,知道了嗎 試讀

2022-10-20 14:13 作者:栗寶蘇深意
  • 栗寶蘇深意小說名 栗寶蘇深意小說名

    主角蘇荷花宋佳琪出自都市小說《栗寶蘇深意小說名》,作者「栗寶蘇深意」大大的一部完結作品,純凈無彈窗版本非常適合追更,主要講述的是:了一聲:「爸,是陌生號碼,我……」蘇老爺子把茶杯一擱,冷聲道:「接,給我開免提!」老四老三同情的看了蘇意深一眼。蘇意深只好接了電話,打開擴音。一個小小的聲音就這樣猝不及防的闖入他們耳朵里:「喂……是小舅舅嗎?」「我是粟寶……我的麻麻是蘇錦玉……你是我小舅舅蘇意深嗎?」小女孩的聲音微弱而又帶着難以言說...

    點擊閱讀《栗寶蘇深意小說名》全文

章節介紹

由小編給各位帶來小說《栗寶蘇深意小說名》講述的蘇荷花宋佳琪決兩人的感情故事,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面就給各位介紹一下。簡介:黑暗的荒山樹林,一個面色慘白的紅衣女鬼悄無聲息的站在姚詩悅和長老後面。前一刻還呵斥姚詩悅怕鬼像個什麼樣子的長老。下一秒就被嚇尿!這時候他身後的嫁衣女鬼咧嘴一笑,聲音幽…

在線試讀

第465章 以後你叫姚何問,知道了嗎

黑暗的荒山樹林,一個面色慘白的紅衣女鬼悄無聲息的站在姚詩悅和長老後面。
前一刻還呵斥姚詩悅怕鬼像個什麼樣子的長老。
下一秒就被嚇尿!
這時候他身後的嫁衣女鬼咧嘴一笑,聲音幽幽「官人,奴家等你等得好苦啊……」
她一邊說一邊伸出布着屍斑的手,指甲很長,都塗著艷麗的大紅色。
長老頭皮發麻,立刻在衣兜里抓住一把符扔了出去!
「大……大膽妖孽!」他嘴硬的喊了一句「看我不收了你!……」
長老丟出一把符之後心底稍安,畢竟他的符可不是那些江湖騙子畫的沒用玩意兒。
在過去這些年他也不是沒遇見過鬼,無一不被他的符給收了。
哪知道這次他一口氣扔出去五張符籙,竟沒有一張奏效。
符籙掉在地上,呼一聲燒起一簇小得可憐的綠焰,然後很快就熄滅了。
嫁衣女鬼面無表情的看着,這次她出來可是粟寶親自加持的,就這畫符的水平,在粟寶面前就是個孫子。
「官人……這是做甚吶,放炮?」
長老「……」
嫁衣掩嘴笑了一聲「奴家是官人的新娘,怎麼會是妖孽呢!」
「良宵苦短,官人快隨我如洞房吧……」
她的手掐上了長老的脖子,越收越緊……!
姚詩悅見狀尖叫一聲,連連後退!
結果就踩在了誰腳上,那『人』卧槽了一聲「打工就打工,怎麼別的打工鬼都不倒霉就我倒霉!?」
倒霉鬼一個跳躍,攀爬在姚詩悅腦門上,倒掛着吊在她面前「喲西,花姑娘!」
姚詩悅顧不了那麼多,拔足狂奔,嘴裏大喊「仙家……仙家救命!」
但她慌不擇路,掉進了一個坑裡。
那坑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挖的,裏面都是**的樹葉,她這一掉下去就砸出了一窩蛇。
蛇吐着信子,一條一條又一條的出現,全都盯着姚詩悅。
姚詩悅只覺得頭皮發麻,手腳並用的往上爬。
身後的蛇全都疾射而出,一口咬在她屁股上……
下午才被狗咬的傷口又被蛇咬,姚詩悅發出一陣陣慘叫……
透着依稀清冷的月光,長老看得冷汗連連。
他感覺自己喘不過氣了,咬姚詩悅的不知道是不是毒蛇,姚詩悅軟倒後沒力氣再往上爬,滑進蛇窩裡,很快就被十幾隻蛇纏上了。
這時候一個聲音響起「嫁衣姐姐,別把他掐死了!」
清冷稀疏的月光下,一個小男孩出現在不遠處的樹影底下。
長老瞳孔放大,旋即就感覺脖子上的力道減輕,他趕緊深吸一口氣。
粟寶牽着蘇何問的手跟在後面,看了看那個五十多歲的男人,又看看姚詩悅。
這座荒山特殊,陰氣匯聚,她兩個哥哥在這裡竟都能看到鬼。
蘇何聞此時此刻非常沉默,一張小臉繃緊,看着非常冷漠、嚴肅的樣子。
只是防空洞附近陰氣太重,他冷得打抖……
粟寶悄悄在他手心裏放入了一張符,說道「大哥哥,攥緊哦!」
然後又同樣在蘇何問手裡塞一張符。
蘇何問比他哥自然很多,畢竟是見過好幾次鬼的人,現在都敢跟鬼鬼們說話了。
兩人攥着符籙,這才好了些。
蘇何問低聲問道「妹妹,你師父父怎麼還不回來?」
原來剛剛找不到沐歸凡,粟寶擔心壞了,說了好久才讓師父父去找人了。
粟寶說道「小哥別怕,我們寄幾也可以的!」
蘇何問不,他不太行……
這時候懦弱鬼和花心鬼回來了,說道「找到人了……在底下的防空洞里。」
蘇何問連忙問道「是…是她嗎……」
花心鬼搖頭「不清楚,她被釘在棺材裏,看起來好像成了殭屍……」
蘇何問愣住,殭屍?
好不容易才剛接受了鬼,竟然還會有殭屍。
他看向姚詩悅,說道「先把她拉出來。」
粟寶乖寶寶的站在蘇何問身後,這種時候當然是讓兩個腦子很厲害的哥哥來說話了。
她看向腦子最厲害的大哥哥……大哥哥此刻緊抿着唇,站得筆挺,就是不說話。
粟寶疑惑「大哥哥,你是不是害怕?」
蘇何聞冷嗤「可能么?」
他飛快的瞄了嫁衣女鬼一眼,立刻收回視線。
粟寶看破不說破。
懦弱鬼和倒霉鬼一左一右拖住姚詩悅的手,把她拉上來了,但姚詩悅不知道是嚇暈了還是被蛇咬暈了,跟一坨爛泥似的癱在地上。
蘇何問皺眉,只能看向長老,問道「你們是誰,為什麼在這裡,防空洞里釘在棺材裏的女人是誰?」
他還算聰明,沒有直接問底下那個是不是他媽媽。
但這時候姚詩悅醒了,抬眼看到蘇何問,又看到特別顯眼的紅衣女鬼……
她連忙哭着喊道「小問,我是你小姨啊,救救小姨,小姨被蛇咬了……」
長老捂着自己的脖子,剛剛缺氧的大腦慢慢回神,突然明白過來了。
姚詩悅自稱小姨?難道……
「他就是你說的那個,蘇家的長孫,我們姚家的巫神血脈後人?!」
姚詩悅嚇得魂都快飛了,這時候哪裡還顧及得了什麼算計,點頭說道「是……」
長老震驚的看着蘇何問。
然後又看向周圍的幾個鬼!
剛剛他可沒聽錯,是他讓紅衣女鬼放開他的。
還有他說把姚詩悅拉上來,另外兩個鬼就聽話的上去把姚詩悅拖上來了。
也就是說,這些鬼聽命於眼前的小男孩!
他沒看錯的話,嫁衣女鬼應該屬於厲鬼。
另外三個,則全部是惡鬼!
厲鬼暫且不提,能讓惡鬼臣服於他、聽他指令的,這得是什麼本事!
「好……好啊!不愧是我們姚家的後人!」長老心花怒放。
他畢生追求的就是如何讓姚家東山再起,為此走南闖北,尋遍了辦法。
突然得知蘇何問有這個本事,就感覺一個在沙漠里行走了許久的旅人突然看到了甘泉。
所以他都顧不得什麼害怕了,一下子就變得振奮起來——
再說了,蘇何問既然是姚家後人,這些鬼還是他的手下。
他還用得着怕嗎?
長老感慨得熱淚盈眶「天不亡我姚家!天不忘我姚家啊!!」
「你叫什麼名字,叫蘇何問嗎?還是蘇何聞?」
他想起剛剛姚詩悅提到的兩個名字,「你看起來比較小,應該就是蘇何問吧?不過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是我們姚家巫神的後代,以後你姓姚,叫姚何問,知道了嗎?」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