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栗寶蘇深意小說名》蘇荷花宋佳琪全文免費在線閱讀_《栗寶蘇深意小說名》全集閱讀

《栗寶蘇深意小說名》蘇荷花宋佳琪全文免費在線閱讀_《栗寶蘇深意小說名》全集閱讀 第463章 當年的事 試讀

2022-10-20 14:06 作者:栗寶蘇深意
  • 栗寶蘇深意小說名 栗寶蘇深意小說名

    主角蘇荷花宋佳琪出自都市小說《栗寶蘇深意小說名》,作者「栗寶蘇深意」大大的一部完結作品,純凈無彈窗版本非常適合追更,主要講述的是:了一聲:「爸,是陌生號碼,我……」蘇老爺子把茶杯一擱,冷聲道:「接,給我開免提!」老四老三同情的看了蘇意深一眼。蘇意深只好接了電話,打開擴音。一個小小的聲音就這樣猝不及防的闖入他們耳朵里:「喂……是小舅舅嗎?」「我是粟寶……我的麻麻是蘇錦玉……你是我小舅舅蘇意深嗎?」小女孩的聲音微弱而又帶着難以言說...

    點擊閱讀《栗寶蘇深意小說名》全文

章節介紹

「栗寶蘇深意」」的傾心著作,蘇荷花宋佳琪是小說中的主角,內容概括:蘇何問一驚,僵硬的斜眼以餘光查看……就看到焦黑枯瘦的手指,指甲都是黑的。他瞬間悚然,頭皮都炸開了,身後咯吱咯吱的聲音響起,好像有人踩着樹枝在朝他靠近……蘇何問驚叫了一聲,閉着眼睛大喊:「臨兵斗者,皆陣列前行!」「臨兵斗者……皆陣列前行…

在線試讀

第463章 當年的事

蘇何問一驚,僵硬的斜眼以餘光查看……
就看到焦黑枯瘦的手指,指甲都是黑的。
他瞬間悚然,頭皮都炸開了,身後咯吱咯吱的聲音響起,好像有人踩着樹枝在朝他靠近……
蘇何問驚叫了一聲,閉着眼睛大喊「臨兵斗者,皆陣列前行!」
「臨兵斗者……皆陣列前行!!」
他一邊念一邊大叫着往前跑。
突然又一隻手拉住了他,蘇何問嚇得小腹一緊,感覺尿要憋不住了……
粟寶氣喘吁吁問道「小哥,你幹嘛呢?」
剛剛小哥在後面嘀嘀咕咕,突然大喊大叫就往前沖。
害得她和大哥哥趕緊拔足狂奔,好不容易才追上了他。
這一回頭,就發現自己不知道跑到哪裡了,剛剛上山的小路已經找不見。
跟在後面的爸爸也不見了。
蘇何聞心底發緊,低聲道「現在怎麼辦?」
粟寶搖頭「沒關係的,我師父父還在呢!」
聽到她那個厲害的師父還在,蘇何聞才鬆一口氣。
蘇何問牙齒打架,哆哆嗦嗦「妹妹,我剛剛被一隻燒得焦黑的枯骨手拉住了……」
他這才敢轉頭去看肩膀,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總覺得肩膀冰冷冷的。
粟寶拍了拍,安慰道「剛剛我們就在你後面,什麼都沒有哈。」
季常環視四周,說道「是這裡陰氣太重了,陰氣落在了他肩膀上,讓他產生了幻覺。」
山上更冷了,風時不時吹過。
農村夜晚的山上伸手不見五指,城市夜晚的公園裡,哪怕沒有燈也能看見天空的亮光。
這座荒山卻跟農村裡的深山似的,黑漆漆,周圍樓房的光亮都透不進來。
將軍不跑了,跟守望一樣貼在粟寶腿邊。
「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蘇何聞凝神。
粟寶和蘇何問立刻閉嘴,豎起耳朵傾聽。
黑暗裡一點聲音都沒有,只有幾人呼吸的聲音,這靜謐更令人恐懼。
在這層恐懼下,不知道從哪來傳來嘎嘎嘎的聲音。
雖然沒聽過這種聲音,但蘇何問下意識想起【釘子鑽在骨頭裡發出的聲音】這句話。
他咽了咽口水「妹妹妹啊……我們白天來也是一樣的,為什麼我們不明天再來?」
粟寶說得有理有據「因為哥哥你明天要上課呀!」
蘇何問「……」
他剛想說他可以逃課,但又想起外婆徒手劈姑丈的畫面,閉嘴了。
那真咯咯咯的聲音還在,幾人尋着聲音往前。
**
暗無天日的泥土深層里,有一個地窖,地窖里埋着一口棺材,棺材板與泥土面齊平,屬於埋又沒完全埋的狀態。
姚詩悅跟在一個長老後面,看長老掀開了棺材板,她悄然看了一眼裏面的女屍。
準確來說應該是活死人。
當初她那個擁有盛世美顏的姐姐,現在臉發黑枯瘦,已經面無全非了。
她四肢被釘在棺材板上,有東西在她衣服里蠕動,有規律的爬着。
她眼是睜開的,直勾勾的盯着前方,要不是眼珠子偶爾會轉動一下,都沒人能看出她是個人。
長老皺眉道「想直接煉成巫仙還遠遠不行……果然根骨已經成長定型的太難培育,當初我就說讓她生下後代,純血脈所生的後代才能培育出最好的巫神。」
「我們是巫神的後代,掌控別人的命運生死,運用好了不知道多少人找我們挖山採礦……」
長老說到這裡似乎是覺得憋屈。
以前巫神可是很厲害的,民間那些神婆、什麼驅鬼的道士,見到了都要恭恭敬敬彎腰致敬。
閻王見了都得避三分禮!
但後來落寞了,淪落到跟風水先生一樣的職業,風水先生是看風水尋穴,他們差不多,看山脈尋礦,為那些家裡有礦的大老闆服務……
要換成上古時候,他們哪裡會做這麼低賤的事情,還給滿身銅臭的老闆賣命?
他們跪下來求他們看山脈,他們都不會正視一眼!
但現在不行啊,他們只能通過給老闆看礦脈尋礦脈,才能掙的錢存活下去。
說來說去,他們現在就是另一種意義上的風水先生,姚家人怎麼能甘心!
姚詩悅一改之前的清高倨傲,唯唯諾諾附和「長老說的是……」
長老又問道「讓你找那兩個小孩還沒找到嗎?」
姚詩悅是有私心的,雖然找蘇何問和蘇何聞是家族需要,但她更想利用這兩個小孩嫁進蘇家。
成了蘇家主母,還費勁做什麼巫神,給那些老闆看什麼山脈?
再厲害也是個跑腿的,哪有蘇家當家主母香!
但現在也沒辦法,蘇家豪門沒電視里演的那麼好糊弄,一個個精得跟鬼似的。
姚詩悅說道「找到了……」
長老一喜「在哪裡?」
姚詩悅悄悄看了周圍一眼,她的那個仙家不知道在不在這裡。
私自找仙家的事長老不知情。
她道「他們在蘇家,是蘇家長孫……我這幾天一直在努力,但沒辦法接近他們半分。」
長老冷笑「直接抓走就是了!我們姚家的血脈,他們配留着嗎?」
渾身銅臭的商人,簡直玷污了他們姚家巫神的純凈血脈!
他想起當年的事,又不滿說道「都怪姚欞月!當初我就給她安排好了人,對方雖然已經八十高齡,但卻同是我們巫神的後代……搞好了我們姚家說不定能重現輝煌,她卻擅自主張!」
姚詩悅看向棺材。
當年她姐本要跟那個八十歲的老頭睡才對,卻陰差陽錯跟蘇總在一起了,每每想起來她都覺得心像被蟲子啃似的,又妒又恨。
她姐和蘇總發生關係後,長老大怒,用鐵鏈把她囚禁,直到她生出第一個孩子。
長老覺得那個孩子血脈不夠純凈,要把孩子丟了,她姐竟掙脫鐵鏈帶着孩子跑了。
當然她是不可能跑的,巫神家的人,怎麼可能跑得了呢。
被抓回來後,長老又立刻張羅第二個孩子,依舊是那個老頭,可惜又沒成。
後來那個八十歲老頭沒等到人,死了。
長老沒辦法,只能把希望傾注在第二個孩子身上,想着就算血脈不純,多少也是留着巫神血脈的新生兒,從小開始培育,將來一定比他母親強千百倍。
誰知道又讓她帶着孩子跑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