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靈異›卓簡傅衍夜小說
卓簡傅衍夜小說

卓簡傅衍夜小說你的情深我不配

標籤: 傅衍夜 卓簡 卓簡傅衍夜小說 靈異
《卓簡傅衍夜小說》是網絡作者「你的情深我不配」創作的靈異小說,這部小說中的關鍵人物是傅衍夜卓簡,詳情概述:方?」朋友問她。卓簡嘆了聲,懶懶的側了個身,徹底靠着窗戶上,有氣無力的說:「我應該會搬到我媽那裡住。」「阿簡……」「先掛了!」卓簡眼角餘光看到下樓的人,他身上只穿了銀色的睡袍,她沒敢認真看,迅速掛斷電話。他無疑是好看的,無論是從身份背景還是相貌身材。她從小就迷他身材,可是他迷的卻是另一個女人。卓簡小...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10 09:01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再見面,是在一場採訪後。
她去豐城做採訪。
在他們家的酒店裡。
那天不知道怎麼的,一採訪結束,她跟同事們從採訪室出來就遇上了他。
當時他身邊跟着幾個人,都穿着統一的制服,應該是在視察工作。
就如那天在醫院遇到她,他依舊是看過之後就離開,冷漠的好像他們並不認識。
簡芊卻是站在那裡,等他走遠才想起來自己得離開。
同事問她「那好像是馮總呢。」
「是嗎?我沒認出來。」
簡芊淡淡的反駁了。
「真的好像,可是又比之前冷漠的多,難道我認錯了?」
「聽說這家酒店就是馮氏集團的下屬,應該不會認錯。」
另一個同事又說。
簡芊依舊叫自己不要多想,她不過是來出差。
「等下咱們就回去吧。」
「啊?玩一晚啦,以前我們跟卓老師出來,也是要玩一下了,這邊有好多好吃的,晚上咱們一起去吃。」
「那你們留下,我有事得先回去。」
簡芊堅決不留下。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敢,還是不想。
一定是不想,她有什麼不敢的?
回到自己房間後她胃裡又難受,卡布奇諾都沒到嘴邊就又跑到洗手間去吐了一通。
房間被人敲響,她擦乾淨嘴巴去開門,「誰?」
「簡小姐,我們馮總吩咐送來的甜品,希望簡小姐在我們酒店體驗愉快。」
工作人員謙虛又不失熱情。
簡芊看着托盤裡的小吃,全都是她喜歡吃的。
他們倆為數不多的滾床單中,她的確說了一些自己喜歡的東西。
但是,絕對沒有想到,他會記住。
這樣看來,馮總的記憶力,真是沒的話說。
他能記住她來大姨媽的日子也就更解釋得通了。
不是特意。
只是記憶力好而已。
「謝謝。」
簡芊點過頭,讓人把東西送進去。
不久後自己坐在沙發里,想要找別人一起來吃,但是想了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別人要是問起來她還要解釋,便自己慢悠悠的品嘗。
其實她住過的酒店不少,尤其是這兩年跟着卓簡。
但是這是這是她吃過除了星光之外,別的地方最好吃的甜品。
只是,當她打開那個漂亮的美式茶壺,以為裏面是綠茶紅茶之類,裏面卻只是泡了幾片玫瑰花。
自然,他們酒店也不是普通的玫瑰花。
又有什麼用呢?
反正這個孩子都是要拿掉的。
她倒了茶,玫瑰花的香氣撲鼻而來,很溫暖。
心,好像也跟着甜了起來。
她端起茶先聞了聞,然後才輕抿。
這幾天其實對什麼都沒有胃口,但是今天……
晚飯前,她吃掉了桌上最後一塊點心,並且喝完了最後一杯茶。
微信群里有人找她去吃飯,她以不舒服為由,就那麼拒絕了大家熱絡的好意。
然後一個人在房間里走了幾分鐘,肚子里舒服了便又回到沙發里。
前面是一大片落地的窗子,外面被夜色籠罩,很快有幾顆星星散散的扎在那裡。
門再響的時候,她往外看了眼,只以為是同事回來找她,可是一開門卻看到一個素未謀面的女人。
說素未謀面,又好像在哪兒見過。
「我是劉雲天的太太。」
女人自報家門,還算客套。
簡芊怔了下,隨即點了個頭「嗯。」
「可以進去嗎?我想跟你談談。」
「好。」
簡芊沒辦法把她拒之門外,她太有禮貌了。
「其實我從小就認識雲天,說青梅竹馬有些過分,我們家很早便搬遷到外地,直到這兩年我爸爸身體不好想要回老家紮根,我們才又回來,然後劉伯父,哦,就是我公公,便撮合了我們這門親事。」
「嗯。」
兩個人坐下,劉雲天的太太看了眼茶几上的盤子里還剩下的一點渣,以及茶杯里的殘茶,然後大方的跟她聊起。
簡芊也沒別的好說。
因為人家是門當戶對嘛。
她一個賭徒的女兒。
「我對雲天,不是一見鍾情,但是我的確是很吃他的顏,他在A城,做主持人,追求傅家少夫人的事情我都知道一點,但是人家顯然看不上他,然後,我不知道你們怎麼就在一起了。」
終於,有了點挑戰。
簡芊看着她,「日久生情吧。」
這一句,看似簡單,卻叫劉雲天的太太張着嘴好一會兒只是笑了下。
誰又知道這個日,是哪個日呢?
她比簡芊小几歲,也敢想。
簡芊看的懂她眼裡的輕蔑跟不服,但是也不在意。
「我聽說,你懷孕。」
終於,到了正題。
「跟劉雲天沒有關係。」
「那當然是最好不過了,可是,是真的沒關係,還是……」
「真的沒關係,難道要我生下來證明我的話是否是真?」
「啊?那倒是不用。」
劉太太聽到這裡,心虛,緊張了。
「我知道我跟劉雲天門不當戶不對,所以請你放心,我已經不再跟他聯繫,並且拉黑。」
「可是他還去找你。」
「那是他的事,你是他太太,你管他可以,但是你來對我指手畫腳就不合適了。」
簡芊說道。
她對劉雲天跟馮營說少管她的閑事,也不只是對他們說。
是對所有跟她不親的人說。
「我只是擔心,你知道的,如果我們才剛結婚他就有了私生子,這對我們兩家聯姻並沒有好處,劉氏現在出了點問題的。」
「……」
劉氏出了點問題這句話,就很嚴重。
但是簡芊想了想,只是淡然一笑。
這與她又有什麼關係呢?
劉雲天要是沒能力,劉氏遲早要出問題。
「你這個孩子,如果不是雲天的,那……聽說你跟馮氏的公子哥關係親密?」
這話是什麼意思,再容易清楚不過。
簡芊望着她,「這恐怕與你無關。」
「你真的別誤會我,我就是擔心這個孩子是劉雲天的而已,而且,我私心裏,不管這個孩子是誰的,我都希望你拿掉,你不要生氣,我們都是女人,我能理解你的苦楚。」
劉太太說著,便從包里掏出一張卡。
簡芊「多少?」
「一百萬,密碼是雲天的生日。」
劉太太說。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