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玄幻›舒聽瀾卓禹安什麼小說
舒聽瀾卓禹安什麼小說

舒聽瀾卓禹安什麼小說今日的偏愛

標籤: 瀾瀾 玄幻 舒聽瀾 舒聽瀾卓禹安什麼小說
書名叫做《舒聽瀾卓禹安什麼小說》的小說,是作者「今日的偏愛」最新創作完結的一部玄幻,主人公舒聽瀾瀾瀾,內容詳情為:卓禹安想,舒聽瀾這姑娘是不是瞎?他若不愛她,何必事事體貼、照顧周到,擔心她吃不飽、睡不暖,把她的感受放在第一位?舒聽瀾看他一眼,淡然回應:「嗯,是我不愛你。」卓禹安被噎住,知道她沒心沒肺,沉默片刻:「也行吧,不管你愛不愛,我先愛了。」後來,某人被打臉,網上有個調查問卷:你學生時代的學霸,現在怎麼樣了...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10 17:51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上了他的車,她拿出兩張創口貼遞給他一張,看他唇角的傷隱隱溢出血跡,他沒有接她的創口貼,只用拇指隨意地擦了一下血跡,然後繼續沉默地開車,很快就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之中,似乎忘了旁邊坐着一個她。
她眼睜睜看着他錯過去她單位的岔路口,一路到了他的單位,停車時,他似乎才驚覺旁邊有人,有些懊惱地想繼續啟動車,送她去單位。
她急忙開門下車,站在門邊對他說:「你忙吧,我單位不遠了,可以騎車過去。」
看他很累,心情也極低落的樣子,所以她不想再麻煩他,關上車門之後就一路小跑出他的單位了。
結果跑了一會兒她就後悔了,他們單位附近的地段就像被無形的保護殼保護者,一股生人勿近的威嚴氣氛,一眼望去,至少一公里範圍內是不可能有共享單車,忍着痛腳,走了將近兩公里,才找到車騎上回單位,腳後跟那塊破皮的範圍更大了,血跡從創口貼滲透出來,鑽心地疼。
而且到了單位之後,她一刻也休息不了,要馬上把今天活動的所有材料都整理好存檔。
陶開顏今天去的是另一場活動,跟她差不多的時間回來,可能是任務完成得很好,所以看似心情不錯。
兩人同屬翻譯部,看似差不多的工作,但目標不一致,所以彼此競爭稍少了一些。
工作性質原因,她們單位大部分的人入職之後都需要去各個
國家輪換工作,而且作為新人,最初派去的很多都是一些落後的小國家工作兩年,再慢慢調往一些發達國家;
所以陶開顏努力的方向是將來外調時,能夠直接去一些好的國家;而陳檸回相反,她努力的方向是能夠爭取將來不外調,永久留在國內。
她們翻譯想不外調,有一個途徑就是成為某些重要人物的專屬翻譯,所以困難重重。
徐淏辰在新聞部,目前和她的工作交集並不是很多,但每天培訓完,會經常約在一起吃飯。
等她整理完資料,天已全黑,徐淏辰發來信息:「今天請你吃飯,慶祝你第一次活動圓滿成功。」
她回了一個ok的手勢,最後核對了一遍材料點保存之後關上電腦往外走。
徐淏辰的車就停在外面,他坐在駕駛座上開着窗,低頭看着手機,表情專註認真,因為清瘦白凈,依然有一種翩翩少年的感覺。
陳檸回站在他的車邊好一會兒,他才發現她來了,收了手機放到前面的支架上,「上車。」
陳檸回便開門上車,並不好奇他剛才在給誰發信息,人嘛,總有一些無法與外人言說的秘密。
剛系好安全帶,她的手機也響了,是一組陌生的號碼,
「你好。」她接通。
「是小檸吧?」一個似曾相識的聲音傳來。
「我是宋媽媽。」
她一驚,舌頭都有些打卷了,「阿姨,你好。」
身體也不自覺坐直了。
旁邊的徐淏辰本已經緩緩
開車,但見她這樣,把車停在路邊等她講電話。
「小檸,有空嗎?阿姨請你吃飯。」
「有空的。」她緊張,回答得有些一板一眼的。
「你在哪裡,我讓司機過去接你。」
「我還在單位,不用麻煩,我自己可以打車過去。」
「也好,地址我發你。」
掛完電話,她手心都是汗,地址發過來了,是宋家。
看完地址,才想起自己剛才是約了徐淏辰的,只好朝他愧疚地一笑,今天要輪到她失約了。
「扯平了。」徐淏辰倒是很有紳士風度,他指的是之前在學校時,他姐姐突然到訪放棄跟她一起吃飯的事。
「把地址給我,送你過去。」
「不用啦,我打個車過去很方便,謝謝哈。」她說完就解開安全帶下車。
不讓徐淏辰送,一是畢竟是男生,她不想給宋家造成什麼誤會;其次是宋家的身份地位,她確實也不想讓身邊的朋友知道,當然,她信得過徐浩辰,只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大家都知道她曾經被一位軍人所救,但因為她極少和宋京野接觸,大家都以為那位軍人是鄭科,嚴格意義上來說,也沒錯,所以她也沒有解釋過。
打車很順利,不到半個小時就到了宋家所在的那條衚衕,司機把車停在外面,指了指衚衕口站着的警衛:「姑娘,進不去了。」
「好。」
這條衚衕是鬧中取靜,住在裏面的每家每戶都藏龍卧虎,這幾年戒備森嚴,她平時夜
跑偶爾經過,也是遠遠地繞開。
想不到這次竟然有機會進去。
她同警衛報了自己的名字,就直接讓她進去了。
衚衕很長,似乎一樣望不到頭,每戶的門口只有一個門牌號,看不出都是哪家,全都很低調。
陳檸回的腳貼了創口貼也不管事,在衚衕走了一會兒,她一看又血跡斑斑了,但是她感受不到疼,心裏很緊張宋媽媽找她什麼事的同時,又有一絲的幸福感,原來這就是他從小長大的地方,她腳底下的每塊石板都是他曾無數次走過,走在這條衚衕上,就好像看到了過去的他。
宋家在衚衕深處,她走了十幾分鐘終於到了。
宋母見到她,臉上笑容溫和:「小檸,快過來,馬上開飯了。」
因她的笑,陳檸回的緊張少了一些。
但不過兩分鐘,當宋父從書房出來時,她又瞬間緊張起來,連稱呼和語氣都不由正式起來,「shou長好。」
宋父點點頭算是回應了。
宋母在旁邊道:「小檸,在家裡隨便點,叫叔叔或者伯父都行。」
陳檸回點頭。
但,叔叔?
她現在是知道自己叫宋京野叔叔有多尷尬了。當初叫叔叔也不是因為年齡,而是因為他的身份,後來是習慣也是內心一點小小的依戀和悸動。
餐廳里,保姆已經擺好餐和碗筷,宋母領着她過去
「都是一些家常便飯,別客氣。」
「咱們先吃,京野今天要很晚回來,我們不等他了。」
「好,
謝謝伯父伯母。」她也改口了,心裏開始忐忑,叫她來吃飯的目的。
但一頓飯下來,就是閑聊了幾句她工作的事,一句旁的都沒提,讓她更加忐忑。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