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玄幻›棄婦翻身,前夫跪着求復婚
棄婦翻身,前夫跪着求復婚

棄婦翻身,前夫跪着求復婚容姝傅景庭

標籤: 傅景庭 容姝 棄婦翻身,前夫跪着求復婚 玄幻
《棄婦翻身,前夫跪着求復婚》這部小說的主角是容姝傅景庭,《棄婦翻身,前夫跪着求復婚》故事整的經典蕩氣迴腸,屬於玄幻小說下面是章節試讀。主要講的是: 再見面時,她在別的男人懷中。 傅景庭的臉陰沉而可怕。 「剛離婚你就迫不及待找男人?」 「這是我的事,好像和傅總無關。」女人笑靨如花...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10 09:1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面的男人這樣的目光,容姝心裏的安全感是非常足的,她對着男人微笑,重重點頭,「我相信你,不過你這番話讓我覺得,你要是不當傅氏集團的董事長,去當一個老師的話,你絕對會是那個最受學生們歡迎的老師,要知道學生們喜歡的老師,就是你這樣的不在學生身上找錯誤,而是在自己身上找錯誤的老師啊。」
男人摸摸她的腦袋輕笑,「但是我不喜歡當其他人的老師,我只喜歡當你一個人的,我也只想教你一個人,至於其他人,不配!」
這話逗笑了容姝,她不由得拍了男人胸膛一下,「你還真是雙標啊。」
「你不喜歡我這樣的雙標?」男人挑了下眉,隨後目光深邃的凝視着她。
容姝被他看的臉上一燙,哼了一聲,「懶得理你了,好了,時間不早了,這些都處理完了,我們先回去吧,我都有些餓了。」
她摸摸肚子。
男人哪能不知道,她在故意轉移話題,不想回答他的問題。
男人不由得無奈的搖頭失笑了笑。
還是那麼臉皮薄啊。
「行啊,先回去吧,另外有件事情我要告訴你。」男人起身,稍微活動了一下脖子說道。
容姝這會兒也在活動肩膀雙腿,聽到男人的話,立馬轉頭看向他,「什麼事?」
「我讓張程準備的接下來輔導你的各種資料都已經準備齊全了,現在就在我的車裏面,從今晚開始,我將正式成為你的家庭老師。」
「這麼快?」容姝微訝,「你之前說,資料都要從國外學校里收集,這樣才好針對性教我,考試也更容易應付,我還以為,從國外把資料拿過來,起碼要好幾天,沒想到才一天就到了。」
男人頷首,「那所學校的一個副教授,是我的大學同學,我讓他收集直接空運過來的,所以時間方面自然要不了多久。」
「原來如此。」容姝恍然的點點頭,隨後凝望着男人,小臉上滿是認真,「既然到了,那從今晚開始,傅老師,請多多指教了。」
她笑着朝男人伸出手。
「傅老師……」男人嘴裏低聲念了一遍這三個字。
他嗓音低沉性、感,把這三個字,念得格外繾綣旖.旎,讓人渾身都酥麻了,整個透着一股澀澀的感覺。
容姝本來就有些發燙的臉頰,這會兒不由得更燙了,甚至開始發紅了起來。
她嬌嗔的瞪着男人,「傅景庭,你幹嘛把傅老師三個字念成這樣?好像老師這個職業,都不正經了一樣。」
男人唇角勾起一抹玩味兒,「我可沒有說這個不正經,是你自己說的,不過你倒是提醒了我,老師這個稱呼,確實在某一方面來說,不太正經。」
至於到底是哪方面,懂的都懂。
容姝臉真的紅了起來,跺了跺腳,「你可真是……早知道你又開始隱形開車,我就不叫你老師了。」
這狗男人就不配!
「別。」男人拉住容姝的胳膊,「既然接下來,我要教你如何應對考試,那你當然得叫我老師,我很喜歡這個稱呼,不但可以讓我成為教授你知道的老師,也可以成為教你新姿勢的老師。」
新姿勢?
容姝這下子不只是臉紅了,耳朵根子都紅透了。
能是什麼新姿勢?
當然那種事的啊!
這狗男人可真是讓人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容姝這會兒心裏後悔的不行,早知道一句傅老師,會讓狗男人聯想到這些有的無的東西上面來,她就不那麼叫他了。
真是頭疼。
還有那些最初把那些視頻的女主人公叫老師的人也是夠夠的了。
要不是那些人,這狗男人怎麼會有今天這一出?
就連老師這個稱呼,也真的只是單純的老師,而沒有別的意思。
哪像現在,弄得老師這個稱呼,都如此不正經了。
「你夠了啊傅景庭,再這樣,我不理你了。」容姝沒好氣的踩了男人一腳,在男人的皮鞋上,留下來一個可愛的腳印,同時等着眼睛警告男人,讓狗男人別在亂說話了。
不然,她就要湊他了。
她掄着小拳頭,一臉很兇的樣子。
殊不知,她這樣落在男人眼裡,卻沒有絲毫威懾力,有的只是可愛。
奶凶,大概就是如此吧。
男人含笑着點頭,「好,我不說了,不過從今天開始,只要我教你的時候,你就叫我老師吧,我挺喜歡你這樣叫我。」
在教她應付考試的知識點時,他是一個光榮偉大的知識傳播者。
當然,在床上的話,她叫他老師,味道自然就變成了另一種味道。
除此之外,還有種師生戀的禁.忌戀情的感覺,想想,應該還挺刺.激。
傅景庭眸色閃爍,薄唇的弧度也越發濃郁。
或許,今晚可以試試這種感覺。
男人看着容姝想着。
容姝對上他的眼神,心裏咯噔一聲,頓時升起一股不妙的預感來。
這傢伙的眼神怎麼回事?
怎麼感覺,好像要吃了她一樣。
容姝抿了抿紅唇,好看的杏眼也微微眯了起來,變得有些警惕。
這傢伙,肯定沒想什麼好東西。
不然幹嘛這麼看她?
「傅景庭,你夠了啊,趕緊把你的眼睛給我收回去,這麼看我,你想幹嘛?」容姝叉腰喊道。
男人喉結動了動,忍了好一會兒,才沒有把那兩個字說出來,「沒什麼,走吧,不是餓了嗎?」
他伸出手,想要去牽她的手。
容姝沉默了幾秒,最終還是沒有拒絕,伸出手任由男人拉住了自己。
不管怎麼說,狗男人眼神是有那麼些不太禮貌。
但她心裏,卻還是有些小竊喜的。
畢竟自己對男人有魅力,才會讓男人這樣看自己。
否則男人幹嘛露出這樣的眼神來?
所以,看在男人被自己迷得不要不要的份上,她還是不拒絕他了,不然讓他傷了心怎麼辦?
兩人牽着手,照常在一眾員工們的目送下,走出了天晟大門,上了車了。
車上,傅景庭探身給容姝系安全帶。
容姝乖乖的靠在座椅靠背上,任由男人為自己系安全帶。
反正男人喜歡,就讓他做唄。
要是拒絕他,他肯定用失落幽怨的眼神看她,看得她心生愧疚,覺得自己是不是真的錯了。
所以,索性就讓他做了。
反正這種別人為自己服務,自己享受的感覺,也挺不錯,既然如此,幹嘛不讓呢?
系好安全帶後,男人也坐回了自己的駕駛座,把自己的安全帶系好,開車往天晟駛去。
路上,容姝忽然想到了什麼,扭頭看着認真開車的男人問道「對了景庭,下午你去找了蘇城,怎麼樣了?」
「談好了,他把遺物給我,我同意簽諒解書,我來找你的時候,張程已經帶人把諒解書送過去了。」傅景庭轉動方向盤問着。
,content_num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