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武俠›大夏文聖
大夏文聖

大夏文聖七月未時

標籤: 大夏文聖 武俠 顧寧涯 顧錦年
《大夏文聖》是作者「 「七月未時」」的傾心著作,顧錦年顧寧涯是小說中的主角,內容概括: 這個世界有儒、道、武、佛、妖、術、劍。 自己則成了大夏王朝第一權貴鎮國公長孫,自幼錦衣玉食,享萬千寵溺。 然而顧錦年更是發現,神洲世界有天命之說,五百年定一次天命,得天命者可踏入傳說之中的第八境。 此番天命為儒道也,故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5 04:3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大夏文聖第二百一十九章顧錦年,一個時代的璀璨,遮掩同代一切光芒!
太玄仙宗。
大殿內。
隨着上清道人說完計劃,眾人紛紛恍然大悟了。
天命顯世,仙器無比重要,太昊仙境內有兩件仙器。
為了阻止顧錦年前往太昊仙境,從而以匈奴國為幌子,讓顧錦年騰不出手來。
「顧錦年也不一定會去太昊仙境吧?」
「這太昊仙境,畢竟是我仙門歷練之地,顧錦年現在正趕往稷下學宮,兩者似乎不能混為一談。」
只不過,有人開口,望着上清道人如此說道。
隨着此言響起,上清道人搖了搖頭道。
「非也。」
「如若天命沒有提前顯世,那的確不需要擔心,可如今天命提前顯露,就不一定了。」
「如我剛才所言一般,天命是鑰匙,打開一切枷鎖的鑰匙,所有的秘境也被上了枷鎖。」
「整個世間都被上了枷鎖,所以等到天命降臨之時,就不存在什麼爭與不爭,是仙門的還是佛門的。」
筆趣閣
「只要想成為天命之人,都必須要爭,而且顧錦年手頭上有兩件仙器。」
「他掌握兩件仙器,那麼就一定能知道,仙器的重要性,那個時候他會不爭嗎?」
上清道人開口,這樣一說,便讓眾人徹底沉默了。
因為他說的一點都沒錯。
「給顧錦年製造麻煩,這樣一來的話,他無心處理匈奴國之事,只要我們搶先得到仙器,那一切就好說了。」
「而且協助匈奴國也不是一件壞事,等到未來,天命之爭開始,黃金大世便會降臨,我們仙門需要招各種天才入宗,那個時候,也需要藉助王朝之勢。」
「再者,同盟會是我仙門主動提出,如果匈奴國保不下來,對我等來說,可不是一件好事,天下人會如何看待我仙門?」
上清道人緩緩開口,話說到這裡,眾人明悟了。
「上清道兄既然這樣說的話,我等明白了,如若有任何事情,道兄開口即可。」
有人出聲,也不管那麼多了,反正只要上清道人說了,他們就去做,其他的也不管。
其餘仙門掌教也不由紛紛響應。
而上清道人微微一笑。
「既然如此,那就打擾諸位了,等到稷下學宮結束之後,天命一但降臨,貧道會通知諸位怎麼做。」
上清道人說完這話,眾人元神也逐漸消散回去。
倒也直接。
不過他留下了兩道身影。
是龍虎仙宗和陰陽仙宗掌教。
「上清真人,是話要說嗎?」
陰陽仙宗掌教開口,望着上清道人如此問道。
「此番天命提前顯世,對我仙門來說,是巨大的好事,剛才貧道有些話沒說。」
「此次天命若是當真提前降臨的話,並不是仙器第一時間解除枷鎖,而是龍脈靈山第一時間解除枷鎖。」
上清道人開口,他方才藏了一手,沒有說出來,如今只剩下三個人的時候,他直接說出來,也不怕什麼。
聽到這話,龍虎仙宗和陰陽仙宗掌教皆然有些驚訝。
「龍脈靈山第一時間解除枷鎖?這對我們來說,有何好處?」
他詢問道,畢竟太玄仙宗對天命更加了解,他們還真不是很清楚。
「龍脈靈山意義極大,神洲大陸,會有三十六座龍脈靈山之地孕育出神物,此乃天命神物。」
「這些神物,有長生不老葯,也有無上仙金,亦或者仙人果,甚至還會孕育出仙器神物。」
「雖然這些仙器神物,比不上九大仙器,可每一種仙器神物,都擁有不可思議的力量,效果極強,對於我等未來培養仙門弟子來說,有無法言說的幫助。」
「至於無上仙金,最為重要,若擁有無上仙金,可以提前解鎖九大仙器,那個時候,我們雖然沒有突破到第八境,但我等執掌的仙器,將會擁有第八境的威力。」
「到了那個時候,未來的一切先機,不都是我等的囊中之物?」
「顧錦年也好,中洲王朝也罷,誰抵的住八境之威?」
上清道人澹澹出聲,僅這一句話,讓二人的確神色為之一變。
的確。
別說什麼八境了,現在這個大世,第七境就已經算是無敵的存在,倘若當真仙器能發揮出八境的威力,普天之下,誰敢叫囂?
顧錦年的確算不了什麼。
大夏王朝也不算什麼。
甚至中洲王朝都要看他們的臉色行事。
八境。
這是不可思議的境界,七境強者就已經可以一人毀一座城了,抵擋十萬大軍絕對不在話下。
而若是傳說當中的八境。
只怕一念之間,便是毀天滅地的存在。
「那道友的意思是?」
龍虎張真人詢問出聲,他還是不明白上清道人是什麼意思。
「太昊仙境也只是一個幌子,裏面兇險萬分,雖有仙器的痕迹,可即便是這些仙門得到了仙器,也沒有太多作用。」
「方才貧道將太昊仙境有仙器之事說出,想來這消息必會傳出去,仙門也好,佛門也罷,甚至中洲王朝,大金王朝,大夏王朝,都會有人知道。」
「讓他們去爭奪,爭奪被封印的仙器,是一件好事,我等要做的就是,龍脈靈山復蘇之後,得到其中孕育的神物,只要得到無上仙金,就可以解開仙器枷鎖。」
「仙器不在多,而在威力,讓全天下人去浪費時間,爭搶仙器,只要我們得到了無上仙金,他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給我們做嫁妝罷了。」
「往後這天下主宰,就是太玄仙宗,陰陽仙宗,龍虎仙宗的天下。」
「若兩位願意,我等私下結盟,爭搶天地神物,如何?」
上清道人說出自己的想法。
也將天命降臨的真正意義,告知兩人。
聽完這話。
二人心中震撼,這上清道人當真是藏的太深了。
「可若是我等這樣做的話,豈不是坑了東荒仙門一手?」
「這樣的話,喪失人心啊。」
陰陽仙宗掌教開口,略顯皺眉。
畢竟上清道人這計謀,不僅僅是針對顧錦年,連整個仙門都會被坑。
然而此言一出,上清道人卻澹然一笑。
「兩位。」
「天命浮現,談什麼整個仙門?我等乃是東荒仙門之首,可不妨想一想,如果讓他們提前佔據先機,我等還是仙門之首嗎?」
「再者,還有一點要提醒二位,未來天命顯世,將會有諸多不可思議之事發生。」
「明面上,太玄仙宗,陰陽仙宗,還有龍虎仙宗,是東荒仙門之首,可暗中又有多少強者呢?」
「他們蟄伏几百年,就在等這次天命,看似我等是執棋人,但極其有可能,我等都是棋子,被別人掌控命運,如此一來的話,我等為何不選擇主動出擊?」
「成為這方天地的主宰?」
「成仙之道,就在其中,退一萬步說,我等若是搶佔先機,未來當真成仙,我等難道就會殘害眾生嗎?」
上清道人沒有去反駁什麼,而是與兩人說清楚情況。
二人仔細一想,很快便明白,上清道人說的沒有錯。
大世降臨,能真正脫穎而出的,也就是寥寥幾人,本身位置就不夠,要是考慮這個考慮那個,只怕倒霉的就是自己。
三大仙門。
三足鼎立。
這的確是一件好事。
「好。」
「上清道兄,龍虎仙宗同意。」
張真人開口,他想明白這點後,直接選擇同意。
看到張真人答應,陰陽仙宗的掌教也點了點頭,這的確是一件好事,上清道人也沒有說錯。
得到兩人的回答,上清道人一笑。
「那往後,這天下只有三大仙門了。」
上清道人如此說道,很快二人的元神也消失在了原地。
待他們元神消散之後。
上清道人收斂笑容,一步跨越,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刻,出現在太玄仙宗禁地內。
這禁地乃是行刑場,仙門抓來的妖魔,都會在這裡行刑,所以此地煞氣極其可怕。
不允許弟子踏入,免得被煞氣入體。
而此時此刻。
隨着上清道人沒入禁地內部。
一道鼠影出現在深處山洞內。
「我已經將一切布置好了,待天命降臨之後,如若你提前找不到仙金,別怪老夫將你斬殺。」
上清道人開口,聲音平靜道。
「請上仙放心,我族天生便會尋覓寶物,一定能幫助上仙尋得仙金。」
「只是上仙也要答應,若是得到仙金,得將五聖印之一的麒麟印交給我族。」
後者開口,提到麒麟印。
「這個你放心。」
「只要我太玄仙宗復蘇仙器成功,區區麒麟印,不會騙你。」
上清道人開口,語氣平靜道。
說完此話,上清道人再度身影消失,取而代之,出現在太玄仙宗小世界內。
小世界當中,光芒瀰漫,宛若仙境,太玄仙宗太上長老也端坐在內。
「我不覺得龍虎掌教與陰陽掌教會相信你。」
太上長老開口,望着上清道人如此開口。
他出聲,道出自己的想法。
上清道人集結眾仙門掌教的事情,他一清二楚,包括他們之間的對話。
「不信沒用。」
「眼下,他們只能相信我。」
上清道人開口,顯得格外自信道。
後者有些沉默。
但過了一會,還是出聲道。
「那你為何相信它?」
太上長老出聲,如此詢問道。
而這個它,應當指的是方才上清道人所見之影。
「眼下,我也只能相信他了。」
「長老。」
「仙門已經隱忍了上千年了。」
「曾幾何時,我等仙門凌駕於一切之上,仙門弟子,至高無上,不受律法管控,天下王朝,都應當被仙門控制,在仙門之下。」
「可數萬年來,自王朝獲有氣運,天下一切都被賦上枷鎖,仙門也好,佛門也罷,所有的一切,都被弱化,唯獨王朝越來越強。」
「這中洲王朝,奴役仙門修士。」
「東荒王朝,雖沒有奴役仙門修士,但依舊把我等當做什麼了?」
「重振仙門之輝煌,是我一生的志向,這一次黃金大世的降臨,就是仙門崛起的唯一機會。」
「抓住了,可恢復上古時期的氣派,而我等修士,也可開闢出真仙大道。」
上清道人出聲,他的語氣沒有太過於激烈,只不過一番話說的極其堅定。
上古修士。
這四個字,意義太大了。
傳聞當中,上古時期,仙門修士擁有無與倫比的力量,可更換日夜,斗轉乾坤,移山填海,一念之間,滄海桑田,更是有真仙大道,渡劫飛升。
那個時候,萬般皆下品唯有修仙高。
可誰也不知道經歷了什麼,一切體系都被弱化了,拋開第八境不說,第七境的仙門修士,也做不到搬山填海,斗轉乾坤,更換日月這種事情。
恐怕只能第八境修士才能做到。
如此一來,更別說什麼飛升大道了。
上清道人最大的目標,就是恢復仙門上古時代的景象,修士如龍。
為天下修仙者,開闢真仙大道。
聽着上清道人所言,太上長老有些沉默。
過了一會後,他還是忍不住出聲。
「我並非是擔心你。」
「而是擔心這後面的人。」
「這些人來歷不明,卻突然選擇幫助我太玄仙宗,想來圖謀着一些不為人知的事情。」
「萬一出了什麼意外,天下人都要倒霉啊。」
「上古練氣士固然強大,可傳聞之中,這上古練氣士,似乎遭遇過滅頂之災。」
「若真開闢出真仙大道,不一定是件好事。」
他開口,不是不相信上清道人,而是不相信與上清道人密謀的另一批人。
此言一出,上清道人搖了搖頭道。
「長老無須擔心,我自然會留個心眼,再者待到天命降臨之後,仙器枷鎖將會解開,我太玄仙宗的玄黃塔,乃是九大仙器之首的神物。」
「依靠此物,也能定下乾坤。」
上清道人顯得格外自信道。
「也罷。」
「既然你心意已決,我也沒有什麼好說的。」
「不過,這次天命,佛門也不容小視,佛門遠遠比我等想像中要可怕多了。」
「他們的傳承,從未磨滅過,我等仙門雖然也號稱傳承不朽,可到底還是因為門戶之見,以至於諸多傳承消失,佛門的傳承還在,這次天命他們也絕對不容小視。」
太上長老開口,提醒上清道人,佛門的存在。
「我明白。」
上清道人點了點頭,佛門的確很危險。
而與此同時。
龍虎仙宗內。
兩道身影出現在龍虎山之上,這兩人分別是張真人與陰陽仙宗的陰陽子道人。
「張真人,上清道人所言,你幾分相信?」
陰陽子開口,詢問着對方。
聽到這話,張真人搖了搖頭道。
「我基本上不會相信。」
「他第一道計,針對是顧錦年和大夏王朝。」
「第二道計,針對是所有仙門。」
「會不會有第三道計,老夫不清楚,可話雖然說的話,三足鼎立,可我等能否保證,上清道人會不會意圖將我等全部算計在內?」
「上清道人看似和善,可實際上他野心最大,只不過有一點實在是讓我想不明白。」
「為何天命之事,他比我等了解的這麼仔細?」
「我等也是無上仙門,一直都在推演天命,可一點消息都沒有,太玄仙宗為何能知道這麼多消息?」
「這一點很可疑。」
張真人開口,他負手而立,說出自己心中的疑惑。
一來,他根本就不相信上清道人,對方算計整個仙門,憑什麼不算計他們?說句不好聽的話,即便他們有仙器又能如何?
二來,太玄仙宗為什麼知道這麼多消息?這些消息從何而來的?要說推演,太玄仙宗也不是特別擅長推演的仙門吧?
以上就是張真人心中的顧慮和疑惑。
「的確。」
「只不過,現在天命之說,我等知道的還是太少。」
「太玄仙宗比我們多知道一些事情,也合情合理。」
「眼下只能跟着太玄仙宗走了。」
陰陽子回答,他雖然贊同張真人說的話,可目前的局勢,只能跟着上清道人的意思走。
「恩。」
「不過貧道猜想,這背後肯定還有一股勢力,遊走在這世間。」
「這次天命覺醒,不同於曾經,以往的天命,五百年誕生一次,而今的天命,古今往來都未曾出現過幾次。」
「一定有人在暗中,圖謀更恐怖的東西,上清道友有一句話說的很對」
「你我可能都是棋子,天下的一切,都可能是某些人的棋子。」
「明面上的敵人,永遠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敵人,也一定是躲藏在暗中的。」
張真人開口。
說完這話後,也就沒有說什麼了。
他們沒有辦法,即便知道上清道人算計了他們,又能如何?
只能等待天命降臨之後,再去尋得辦法解決。
同一時刻。
西漠。
大寶琉璃寺內。
數道身影出現在大殿當中。
小緣寺主持。
大音寺主持。
廣源佛陀,惠絕佛陀,以及四大神僧,皆然出現在此地。
只因這稷下學宮之事。
「阿彌陀佛。」
隨着諸位佛門高層出現,廣源佛陀的聲音不由響起。
當下,所有高僧齊齊望着廣源佛陀。
「上行真佛已傳來法旨。」
「已經快找到帝剎佛祖,此次天命顯世,是我佛門崛起的無上契機。」
「天命復蘇後,十方地獄之門將會重現人間,那個時候便是我佛門大劫之時,而藉此大劫,真佛將會攜帶古佛舍利親臨,鎮壓十方地獄。」
「結束此難之後,我佛門將會得天命加持,誕生出自在佛國,一切眾生,皆可成佛,為天地盪除邪祟。」
廣源佛陀出聲,道出上面的法旨。
隨着此言一出,眾人不由紛紛一喜,忍不住雙手合十,誦念一聲阿彌陀佛。
「佛陀在上。」
「此番天命提前顯世,仙門也有所舉措,大音寺打聽到了一些事情。」
「天命降臨,九大仙器將會解除枷鎖,擁有第八境不可思議之力,而後天地復蘇,黃金盛世降臨,仙門修士藉助九大仙器,只怕會壓我佛門一頭,搶佔各類神物。」
「這該如何是好?」
大音寺主持開口,道出仙門的一些事情,也提出自己的疑惑。
隨着此言一說,廣源佛陀澹澹開口。
「仙器固然有這種說法,這也是仙門的底氣。」
「只是仙門太高看了他們,他們有仙器,而我佛門有十方地獄之劫,藉助此劫,便可在天命之爭內,獲得無盡好處。」
「佛門不會弱於仙門,再者即便仙門搶先一步,解開仙器枷鎖,他們也不敢針對我佛門。」
「總不可能舉世為敵吧?」
廣源佛陀根本不懼仙門。
只不過說完此話,廣源佛陀繼續開口道。
「此次天命降世,我西漠佛國將得到無盡好處,讓所有人做好準備,迎接天命。」
「等待天命賜福過後,大爭時代開始了。」
「必須要搶佔先機,步步為贏,否則一步錯,步步錯,等到天命降臨之後,晚了一步,都將會失去資格,就好比此次天命提前降臨一般。」
「仙門九大仙器若真能復蘇成功,而我佛門若是無法得到提升,那整個神洲大陸,的確要由仙門主宰一段時間,往後的各種好處,仙門都能搶佔。」
「以仙門的性格,根本不會留任何東西給我們,這就是天命之爭的殘酷。」
「勝利者只有一群人,或者是一個人,絕對不存在多方共贏,唯獨要爭,哪怕是違背原則也要爭,因為不爭,輸的就是未來。」
「諸位明白嗎?」
廣源佛陀開口,說這番話的時候,他面容上沒有一點悲憫,也沒有佛門的慈悲。
原因無他。
天命之爭意義太大了,一步都不能錯,前期最為重要,誰要是能在前期佔據優勢,那麼誰的優勢就會越來越大。
到後面就算你得到了部分好處,也將無能為力,因為前面輸的太慘了。
眾僧點了點頭,他們明悟這場鬥爭將會有多激烈。
這是關於天命之爭的大事。
同一時刻。
中洲王朝。
一名黑衣老者,站立在四海歸一殿內。
中洲帝王靜靜地坐在龍椅上。
聽着黑衣老者開口。
「陛下。」
「此番天命提前降臨,預兆着天命之爭就要開始,若能完成此三件事,中洲王朝將可得天地之氣運,主掌天命。」
黑衣老者開口。
「那三件事?」
中洲帝王出聲詢問道。
「其一,攻下南蠻之地,納入中洲版圖,開疆擴土,聚集民意,如此一來,將可得天命加持。」
「其二,天命降臨時,中洲之地,本身就存在諸多傳說,蘊含龍脈靈山,若能攻下,得其造化,將可獲天命神物。」
「其三,找到祖龍秘境,可獲得祖龍寶藏,大大提升王朝實力。」
黑衣老者出聲,告知中洲帝王。
聽着這三件事情,中洲帝王不由稍稍沉默。
片刻之後。
他的聲音響起。
「龍舟寶船,可否運用於戰場了?」
他開口,詢問這件事情。
「回陛下,仙工閣已經刻出靈晶陣,已經可以啟動龍舟寶船。」
後者回答道。
「好。」
「既如此,傳朕旨意,派兵三百萬,以龍舟寶船運輸糧食,穩定後勤,發兵南蠻,兩年之內,攻下南蠻之地。」
「至於龍脈靈山,朕下聖旨,凡能為中洲王朝,爭取神物者,可封侯位,若侯爵國公爭來神物,封王。」
「祖龍寶藏,還希望先生多想些辦法。」
中洲帝王出聲道。
「臣,遵旨。」
「不過,陛下,此次天命若降臨,臣推測過,無論如何,仙門與佛門一定能提前獲得天命加持,其實力必然會得到巨大的提升。」
「東荒仙門與西漠佛門,一但搶佔先機,對中洲王朝來說,是莫大的麻煩,尤其是中洲王朝內,已經有不少仙門修士在暗中聯繫東荒仙門修士。」
「如若不管的話,未來的仙門與佛門將會成為中洲王朝最大的阻礙,不可無視。」
黑衣老者開口說道,提到了這件事情。
雖然不想承認,可這是事實。
聽到這話,中洲大帝點了點頭,他沉思了一番,隨後出聲。
「擬一道聖旨,送給大夏帝王,告知他,如若需要任何幫助,中洲王朝可以竭盡全力幫助,讓大夏王朝去對付他們。」
「現在,攻下南蠻最為重要,東荒的事情,本身就複雜,若南蠻不滅,難以騰出手來,去對付東荒。」
中洲大帝開口。
中洲王朝雖然強盛無比,可中洲王朝大統一後,第一個目標是南蠻,而不是東荒,畢竟中洲王朝距離東荒隔着一條東海。
而南蠻是接壤的,所以中洲王朝的主要敵人,還是南蠻一帶,無法騰出太多手去插手東荒王朝的事情。
眼下也只能竭盡全力去協助大夏王朝,讓大夏王朝去壓制東荒仙門。
這是唯一的辦法。
「臣領旨。」
黑衣老者點了點頭。
而後,中洲帝王繼續出聲道。
「鬼谷先生,朕這段時間將上古十二冊看完了,當中記載,仙門修士,可斗轉星移,移山填海,歷經磨難之後,便可渡劫飛升。」
「還有佛門修士,以眾生念力,開闢無上佛國,熬煉功德金身,化為佛陀。」
「以及妖魔之道,妖帝為日,魔者修羅,這些當真存在嗎?」
他開口,言語當中充滿着好奇,對於這些事情。
上古十二冊,乃是天下奇書之一,記載了上古時期種種。
聽到這話,鬼谷先生沒有思考,直接回答道。
「回陛下,雖後世無有古籍考證,但上古時期或許當真如此,神洲大陸,有劍痕谷,從頭到尾八萬四千里地,直至今日,也有一縷縷劍氣還未消散。」
「一劍噼出八萬四千里,這種威能,與神仙又有何種區別?」
「而且陛下的寶庫當中,有一顆真龍蛋,雖然已經破碎,絕滅了生機,但證明了一點,這世間是有真龍的存在,只不過自上古時代就絕滅罷了。」
鬼谷先生開口,他以兩件事情印證自己所言。
聽到這話,中洲帝王點了點頭。
的確,神洲大陸之中,有很多地方都存在着不可思議,劍痕谷就是很好的證明。
橫跨八萬四千里地,被人一劍噼開,至今還有一縷縷劍痕氣息,只不過有兩種說法,一種是說這是第八境的劍道絕世強者所留下。
另外一種說,這是上古時期,一位劍道大能留下,而這樣的劍道大能,在上古時期存在着不少。
而且最有力的證據,就是真龍蛋,這是中洲王朝,一處深不見底的洞穴內尋覓而出。
當時得到這顆龍蛋時,饒他這位氣吞山河的帝王,也為之震撼。
畢竟龍。
只存在於傳說當中,別說真龍了,即便是一條純血的蛟龍,都難以尋覓,何況真龍?
不過諸多航海之中,有人在海中見到蛟龍,古今往來也發生過蛟龍傷人之事。
大夏江寧郡洪災出現了一條蛟龍,但並非是純血蛟龍,而是蟒精蛻變,有蛟龍的氣息,但並非是純正的蛟龍。
「如此宏偉的上古時代,為何突然絕滅?」
「倘若沒有絕滅,只怕這天下一切的王朝,都將是這些仙門佛教的傀儡。」
中洲帝王繼續開口,眼神當中滿是好奇。
輝煌無比的上古時代。
仙人,佛陀,妖帝,魔祖,劍仙,術法天尊,一個又一個璀璨的存在,突然隕落,這如何不讓人好奇。
要是這些存在出現在這個時代,中洲王朝,東荒王朝,統統都是笑話。
任你有千萬鐵騎又能如何?
面對頂尖的力量,你算的了什麼?一劍斬出八萬四千里之地,這樣的實力,你擋得住嗎?
身為帝王,他又如何不思考這件事情。
「回陛下。」
「盛極則衰,這是自古的道理,天地之間的一切,都是有限的,上古時代強者如雲,或許就是因為太多強者,導致資源貴乏,最終在爭奪之下,這些大能一個又一個死去。」
「而後一代不如一代,與其說是絕滅,其實臣認為,無非是代代衰敗罷了。」
鬼谷先生開口,說出了自己的見解。
這個見解說的合理。
「先生覺得,天命降世之後,會恢復至上古時期鼎盛之時嗎?」
中洲大帝繼續問道。
「臣,不清楚,或許有一定可能。」
鬼谷先生開口,他不是很確定。
聽到這樣的回答,中洲大帝稍稍沉默一二,緊接着繼續開口。
「再擬聖旨,告訴大夏帝王,如若需求靈晶幫助,亦或者其他幫助,中洲王朝願意全力協助。」
「不過朕要求,大夏王朝極盡全力壓制仙門。」
「若是可以,讓大夏帝王派顧錦年前來中州,朕也想見一見他。」
中洲大帝開口。
如果說之前,他只是協助一下大夏王朝,讓大夏王朝牽制一下仙門和佛門的勢力,那麼現在中洲大帝則打算全力支持大夏王朝。
將仙門與佛門壓下。
倒不是中洲大帝害怕,而是俠以武犯禁,他當年登基第一件事情,就是壓制中洲境內三教九流。
因為仙門藉助法力,時常違法亂紀,修仙之人,美曰其名,什麼逍遙自在,隨心所欲?
無非就是釋放自己內心的**,看人不爽就直接殺,無視律法,踐踏王朝底線。
沒有法的國度,叫做什麼王朝?
仙人又如何?
該殺就得殺。
如今,不確定天命之後的仙門,會不會如上古時代一般輝煌,但只要存在不可控制的因素,中洲大帝就不會給他們任何一點機會。
「臣,遵旨。」
鬼谷先生出聲。
依舊是同一時刻。
北極之地。
冰川十萬里,一座冰宮內。
一名中年男子注視着稷下學宮所在的方向,面容之上,露出了凝重之色。
「天命提前降臨。」
「讓長雲天,不要在大夏王朝浪費時間。」
「竭盡全力,爭奪稷下學宮的天命印記。」
「還有,傳令下去,大道府所有弟子,做好一切準備,天命降臨,爭奪大世之寶。」
「留給我等的時間不多,若是在他們復活之前,無法掌控八境極致力量,大災難將會籠罩整個神洲。」
「上古時期的黑暗,會再一次降臨。」
中年男子開口,他神色顯得無比凝重。
天命幾乎是提前兩年的時間降臨,稷下學宮結束之後,只怕天命就要開始了。
對某些愚昧的人來說,是一件好事,認為可以解開枷鎖。
可實際上,這並不是一件好事。
天命賜福,看似美好,可這世間上從來沒有白給的說法。
「敬遵府主之令。」
後者之聲響起。
而如此。
翌日。
稷下學宮得天命加持之事,已經在天下各大勢力傳開了。
一時之間,不知道惹來多大的爭議。
各方勢力,原本打算提前幾天動身,如今看到天命提前降臨,自然惹來無數人趕往。
稷下學宮內。
竹山七賢第一時間趕到稷下學宮。
匈奴國十二大儒。
扶羅王朝四賢者,率領扶羅書院數百位弟子趕來。
大金王朝,更是來了三位成名已久的老儒,皆是德高望重之輩,大金王朝三皇子與十二皇子也陪同而來。
甚至就連中洲五聖也出現。
這五聖,不是聖人,但號稱五聖,可以說這次稷下學宮來的人,一個比一個資歷老,一個比一個聲望大。
基本上所有老一輩的大儒都趕來了,他們知曉,這次稷下學宮,註定無比精彩,天命提前降臨,而且還有顧錦年的到來,更讓人充滿着期待。
光是這三天。
整個神洲大陸,已經有八百位大儒,聚集稷下學宮,來參加此等盛況。
這是稷下學宮從來都沒有出現過的事情,八百位大儒啊,這是何等概念?基本上整個神洲大陸,也就這些大儒了吧?
不說十成。
但至少來了七成大儒。
老一輩的大儒不說。
新一輩的天驕,也來了不少。
只是,顧錦年如同一顆太陽一般,他的威名,遮蓋了當代所有人的光芒。
匈奴國,扶羅王朝,大金王朝,還有一些以儒為主的小國,有不少天驕。
大多數都已經抵達立德境,其中也有一兩個大儒,二十三四歲就能成為大儒,換做以前,本身就是一顆太陽般的存在。
可就是這兩年的時間。
準確點來說,就是這一年半的時間,顧錦年的出現,遮蓋了年輕一代所有人的光芒。
沒有人在乎他們,因為任何一個少年天驕的出現,都會被人下意識拿去與顧錦年對比。
若是沒有顧錦年,他們每一個都有值得稱讚的地方,可對比一下顧錦年,便會發現所有人都不如顧錦年。
一丁點都不如。
這是時代的璀璨,也是他們的悲哀。
但同樣的,這樣的感覺,也讓同代天驕皆有不服。
只是,不管如何,整個稷下學宮雖然看起來喜氣洋洋,熱鬧不凡,可實際上所有人都在等一個人的出現。
等顧錦年的出現。
他們好奇。
也很期待。
稷下學宮這一遭。
顧錦年會創造怎樣的奇蹟,又會給世人帶來怎樣的驚喜。
如此。
轉眼之間,又是兩日的時間過去。
這段時間,仙門,佛門也派來了代表,各大王朝也紛紛派來了皇室,前來參加這場儒道盛會。
距離稷下學宮開啟之日,還有最後三天。
顧錦年的身影,還未出現,這讓諸多人心中情緒無比複雜。
畢竟,之前就是因為顧錦年,稷下學宮拖了足足快半年時間。
而今,距離最後三天,顧錦年還沒出現,這如何不讓人感到鬱悶。
如若顧錦年這次還沒來,那該如何?
雖然說沒有顧錦年,學術大會可以繼續開,可所有人都在等顧錦年。
倒數第二日。
稷下學宮顯得無比熱鬧。
顧錦年沒有到來,是蘇文景來了。
誰都知道,蘇文景是顧錦年半個師父,外加上蘇文景是最有望當代成聖之人,自然而然顯得更加熱鬧。
不過諸多問題還是一個,�
�錦年在何處?什麼時候來?
但隨着蘇文景說的幾句解釋,讓整個稷下學宮徹底沸騰了。
三句話,讓稷下學宮沸騰。
第一句,錦年會帶無上新學前來,具體時間不知,一定會在大會開始之前抵達。
ranwena.net
第二句,無人可與錦年一爭高低,爭辯過後,他將踏入聖道。
第三句,我佔一半功勞。
三句話。
讓整個稷下學宮沸騰。
上上下下,沒有不驚愕的,而且消息也飛快傳了出去。
這讓一些本來不打算過來觀看的勢力,最終都忍不住了。
主要是蘇文景說的話太狂妄了。
但,的確沒有人敢質疑蘇文景,他是儒道半聖,未來的聖人,到了這個程度,誰敢質疑?
而稷下學宮內。
蘇文景仰望星空,不由喃喃自語道。
「錦年啊錦年,勢老夫已經幫你造完了。」
「就算這回說不出什麼學術,光靠這股勢,幫你搶一道天命印記,應當不難吧。」
自語聲響起。
蘇文景有些感慨道。

老人進ICU,十二點半我才回家,實在抱歉。
這幾天更新不會太穩定。
抱歉。
章節報錯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